钟无摇

甜饼饼。

【周叶】我们人鱼怎么就不能谈恋爱啦(2)


周泽楷接过叶修手里那碗颜色成迷的食物,心里有点没底。

他自个琢磨了一下以前见过的人类食物,觉得似乎都长得不如这一碗狰狞。

忍不住悄咪咪地抬头看了眼叶修。

叶修倒是不以为异,没怎么遮掩地跟他笑笑说:“我没什么做饭的天分,这碗面长相是不太好,但是咱们得透过现象看本质。小周你现在是最需要补充能量的时候,不能因为人家长得不好看,你就任性不吃,把身体状况放到一边去不管对不对?你别怕,我刚才尝了,味道还行。”

周泽楷嘴唇微微张了张,想说其实他没有任性。但看到叶修已经收回目光,漫不经心地拿着一个纸盒打开又关上,他没有吭声,端起碗来默默吃面。

......的确挺好吃的。

天色彻底暗了下来,叶修朝窗外看了一眼,决定和新室友开个小会然后睡觉。

他正儿八经地坐在周泽楷面前:“小周,你家里知道你现在这个状况吗?”

周泽楷摇头。

叶修觉出一点不对劲:“那你现在也不打算让家人知道吗?”

周泽楷微微垂眼,说:“没有。”

对了,人鱼也许并没有组成家庭的习惯,但也有可能是小周家里出了什么事。叶修赶紧道歉:“对不住,我不该用人类的想法来束缚你。”

周泽楷摇摇头示意没事。他明白叶修这是出于对他的关心。迟疑一瞬,他解释道:“还有...族人,”抿抿嘴,又说,“不回去。”

“那你打算......”叶修一句话说到一半,没再继续下去了。

对面的青年依然安安分分地坐着,嘴角抿起,眼睫垂下,面容有些拒人千里的冷淡。

但他看对方手指不自觉攥住被角,指节握得发白,显露出他隐晦抗拒的沉默姿态下,一点不知所措的内核。

叶修回过味儿来了。合着他这是捡了个无家可归的小可怜回来。

还好是撞上他,这要碰上哪个渔夫,管你会不会说一点人话或者身世遭遇可不可怜呢,渔网一兜直接拖走,搞不好半天之后就是人桌上一盘菜。叶修试着想象想小周被清蒸被红烧的情形,觉得自己想象力实在贫乏,完全想不出来,心里还有点膈应。

他想了想,跟周泽楷说:“小周,咱们打个商量。反正一个人也是住,两个人也是住,你要是不介意,就住我这儿养伤吧。你们的语言我大概没法学,我教你熟悉我们的语言,你负责回答我之前提的问题,算是我帮你的报酬,怎样?”

青年抬起头来,微微睁大眼睛问:“可以?”

叶修笑道:“我看上去像是那种随便骗人的人吗?”

于是床上的人鱼也笑了起来,他用力摇了摇头,左边脸上凹出一个小小的涡。

啊,看起来乖惨了。叶修想,天知道他的人鱼同族脑子都是什么构造,怎么会舍得把这个大宝宝扔出家门去淋雨,真是连他都看不下去了。

扪心而问,叶修并不一定需要养着周泽楷这个捡来的麻烦。他失忆了,可依然要吃要穿,两个人的吃用分量在他恢复记忆之前,完全是个沉重的生活负担。

但问题是周泽楷是条人鱼,还是条无家可归还不太会说话的老实人鱼。

叶修心里清楚,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一定与外界村落有联系的渠道。想想古往今来,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说法就没断过,自己这么把周泽楷赶出去,那和把他丢在风雨来前的海滩上没有任何区别,也许后者还能让他走得更完整有尊严一点。

那可真是造大孽。

叶修站起来,从柜子里搬出一床被子,对周泽楷说:“屋子里只有一张床,不过够两个人睡的。咱们一人一床被子先凑合着,等天气好起来我再打个地铺。”

周泽楷乖宝宝鱼设一点不崩,点头如捣蒜。

于是一声懒洋洋的晚安里,兵荒马乱的一天勉强算是结束。

屋外风雨大作,屋里安静无声。除去夜里周泽楷拱通了两人之间的被子蜷到热源叶修身边来这么个小意外,这个相安无事的夜晚甚至可以称得上美好。

次日风停雨歇,是个万里无云的好天气。

叶修在厨房发现渔网一张,觉得自己说不定干的就是传说中小周天敌的活儿。

他讪讪把渔网拖到屋前晾晒,走过小周面前觉得自己简直羞愧得头都抬不起来......这种事情是不可能的。叶修的良心一点也不痛,他还喜滋滋地把渔网展示给周泽楷看,拍胸脯保证周泽楷养伤期间每天都能吃上肉。

对此周泽楷表示理解。

毕竟轮回之海境内的人鱼种族繁衍这么多年数量也有点惊人,为了提高捕猎效率与生活水平,人鱼族内渔网的使用普及率可以说是非常高了。

叶修突然想起什么,又晃回周泽楷眼前:“小周啊,你们人鱼养伤有什么讲究吗?像是必须要泡在海里,一天要吃很多条鱼之类的。”

后者当然没有,不过泡在海里是必须的,有助于排除毒素,也利于心情舒畅。

周泽楷说:“海里......”

叶修露出了然的笑容,背对周泽楷半蹲下身:“上来吧,带你去海边。”

其实到了周泽楷这个时代,人鱼早已经进化出完美的陆地形态,只要每天保持一定的入水时间,劈叉尬舞都不是问题,遑论奔走蹦跳。

周泽楷沉默着看着叶修贴心地蹲在他身前,背脊线条是衣服盖不住的流畅。他想,刚才叶修那个笃定的笑容怎么还在他眼前晃来晃去,转得他整条鱼都有点晕。

拒绝很没礼貌,他和自己说,而且他中毒了,还头晕。病人应该有撒娇的特权。

周泽楷无声地把双臂环到叶修胸前,叶修双手从身后捞起他两条腿,站直后小幅度地把人掂了掂,调好姿势,一路走下山去。

暴雨之后草木青翠,在和风的裙摆下摇摇摆摆,声音簌簌,有点温柔。

“小周我觉得你比昨天轻了一点啊,你是不是没吃饱?”

“......很饱......”

“哦对,是我没穿那件大袄子。不是,今天这温度,大袄子根本穿不住啊!”

前一天还是寒风扫落叶,雨一停就变成六月艳阳天,也亏得叶修出门晒了趟网摸清了这阵势,不然这会儿怕是谁背谁都难说。

周泽楷伏在叶修背上,人类暖烘烘的体温从薄薄一件衬衫里透出来,有一种细水长流的温暖。叶修走得不快,偶尔会停下来把背上有点下滑的人鱼往上掂上一下,脊柱两边随之凸起的蝴蝶骨挨着周泽楷胸膛,来回一撞,顶得他的心脏重重一噗通。

周围的鸟鸣都寂静了,风停在草叶梢头,太阳晒出来的植物香气被摁死在植株表层。一切都褪去了色彩,只有耳根感觉尚存,被那一瞬间心脏掷地有声的跳动震到发麻,有力得好像那一下就足够把他全身的血液都磊得滚热似的。

他突然又想起自己刚从叶修家里醒过来时的情形。记忆的上一秒里还是铺天盖地的乌云与泥沙浑浊的海水,下一秒他醒来,身上陌生的厚重暖意让他几乎困惑,而这个人握着他冰凉的手腕,手心温度一如此刻他胸膛所紧贴的热源。

叶修。他心里念到,小心地将脸搁在身前人的肩膀上。

呼吸吹拂,叶修的头发被扫到脖子上,痒痒的有点刺。他顺势在周泽楷屁股上一拍,懒洋洋地随口威胁道:“小周你再对着我脖子根吹气儿,我就不知道我会对你做什么了啊。”

周泽楷精神忽振。屏息几秒,趁着叶修没注意,鼓起腮帮对他脖子后碎发用力一吹。

叶修:“......”

这人鱼到底几岁了,怕不是刚好碰上叛逆期鸡嫌狗厌给家里撵出来的吧。

刚好走到了海边,他哭笑不得地把人卸下来朝水里一放:“玩你的去吧,周宝宝。”

周宝宝有点失望,在水里转了个身,半边脸埋在海里,朝叶修吐了几个泡泡。

然后双腿一摆,蔚蓝海水被撞出粼粼水纹,下一秒哗啦一声,一条浅蓝色的鱼尾破水而出。四下激起的水珠在太阳下头剔透如钻石,五色光彩欲迷人眼。

叶修有些惊叹。

人鱼这种生物果然夺上天垂青,姿容殊丽,笔墨难言。

他在浅海之中找了一块礁石落脚,坐下后朝周泽楷招招手。人鱼摆摆鱼尾,游到礁石旁,把手臂搭了上去,半个身子偎靠着石头,一本正经地看着叶修。

“我现在教你人类的语言表达方式,”叶修斟酌了一下,说,“听你说话,你说单个的词没什么问题对吧,那咱们先从说简单句开始。”

周泽楷在水里浮动的尾巴突然心虚地一顿,不过叶修正想正事,也没瞧见。他低下头,然后很快抬起来,缓缓地冲叶修点了点。

叶修其实也并不知道该怎样教人鱼学讲话,干巴巴地问:“要不你先试着表述一下现在的年历?比如公元纪年2025年这样。”

这个问题很简单,现在这片海域所属国的人类纪年是嘉世王朝建国三十一年。有了例子,表达似乎确实容易了一点。尾巴在海面随意拍打,人鱼温驯地扬起脸,指指叶修身后的山崖:“嘉王朝......三十一。”

叶修确认自己没听过哪个国家叫嘉王朝,心里却突然一动,陌生的熟悉感从某个角落奔涌而入。

果然还是有用的。他心里一哂,问周泽楷:“那小周你呢?你家也在嘉王朝境内吗?”

人鱼手肘打滑,险些摔回海里去。他直视叶修双眼,提高声音说:“轮回之海。”

破天荒说了四个字,所以这是有点生气了。这么说轮回之海并不属于嘉王朝,好像也不太乐意从属这个国家。叶修心念微动,说:“看来这片大陆并不统一。”

周泽楷用力点头。他说:“很多,领主。”

他眼睛里有气冲冲的影子,叶修看得暗自想笑,心想小周真是一点心事都藏不住。

......不过意外的有点可爱。

“好了我知道了,小周乖,不生气哈。那些有领主的区域都叫什么?”

“......”小周不知道是该放马后炮说自己没有生气,还是先回答问题。他意识到叶修在把他当小孩哄,心里有点气。

叶修脑子里忽然涌入一点模糊的印象。他示意周泽楷先别说,掏出宝贝烟盒,麻利地点了根烟。然后他眯起眼睛抽了一口,喃喃道:“......还有霸图,微草,蓝雨......”叶修曲起一只脚踩在礁石上,海风吹来,心里一点涟漪荡得越来越远,慢慢交织出区域地界上的分布,“其中,嘉王朝又名嘉世王朝,曾三征天下,版图扩张止于十九年前嘉世霸图殊死一战。”

周泽楷靠在礁石上安静地看着他,叶修向他看来,他点头示意他所说无误。

两人都没再说话,叶修就着又咸又腥的海风抽完了手里那支烟,然后碾灭烟头拍拍手,说:“虽然我还是觉得有地方不对劲,不过这么干想也没用。半天都快过去了,我得去拿渔网打点鱼上来,这都一天半没吃上肉了。”

周泽楷赶紧伸手拉住他。

叶修一脸问号转过头来:“怎么了小周,忌讳吃鱼吗你?”

人鱼摇摇头,指了指自己。

叶修乐了:“说什么呢,你一个病号哪儿能让你去抓鱼啊!哎对了,你成年了吗?雇童工犯法啊!”

“......”周泽楷身中数箭,箭箭暴击,偏偏天生自带沉默buff,连说句宝宝心里苦都有心无力,堪称正牌小可怜。

可怜的人鱼有小情绪了。他委委屈屈一甩尾巴,没等叶修看清海面下发生了什么,几尾肥硕海鱼唰一下飞出水面,被鱼尾拍上了海岸,鱼脸纷纷懵逼,在石堆间四处弹动着垂死挣扎,海滩上一片鸡飞狗跳。

叶修:“......”

还不够。周泽楷看他一眼,转身飞快朝远处海域游去。

叶修:“......”

我刚才那是把小周气走了???小周脾气原来这么躁的???等等???

他在礁石上愣了不到一分钟,忽然瞄见一片人形阴影埋在海水之中向他游来,两人距离飞快由远及近。

哗啦一声,叶修被溅起的水花打得浑身湿透,目瞪口呆地看着破水而出的周泽楷,对方也直勾勾注视着他,并向他高举起手臂,一条半人高的蓝鳍金枪鱼活蹦乱跳。

你看,就算不用渔网,我也可以保证你有很多鱼吃。就是这么厉害。周泽楷喜滋滋抱着战利品,浅蓝色的尾巴在他身后不自觉地翘了起来。

面对一脸期待抱着大鱼的周泽楷,叶修神情复杂。他张了张嘴,还是忍住什么都没说,只舌尖抵住上腭,颇为牙疼地轻啧了一声。

我说小周你们人鱼都这样么?这画风好像有点跑偏,像是走错到了什么乡土中国纪录片片场,就人家窗户上都贴着娃娃抱鲤鱼红纸年画那种。

然后他面不改色地接过那条大鱼,点头道:“厉害。”

周泽楷一直直勾勾盯着他,终于等到了夸奖,才淡定地挪开视线,只耳根有点泛红。

其实内心已然开心得失了智。

叶修看着沙滩上那堆长得几乎一模一样、还在满地扑腾的活鱼,痛心疾首地想人鱼教育里肯定没有可持续发展这个概念。

人鱼一手撑在礁石上,鱼尾在海水一搅,出水时已经化为两条套着裤衩的白花花大长腿。他翻身踩上礁石,身形轻巧利落。严于律己的周泽楷在心里挑剔地给了自己这套动作九点五分。

然而他走了两步就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

他僵硬地转身,对上叶修写满了玩味的眼睛,一股寒意从脚后跟一路顺着脊柱直窜到后脑勺。

“小周你现在就能自己走路了?恢复得很快嘛。”叶修阴测测地说。

想不到这么快就被抓包了,果然和叶修在一起很容易自我膨胀。人鱼垂头丧气地看着自己的脚,就是不说话。

“我发现你已经学会靠装可怜不说话来逃避问题了,”果然只有看起来老实。叶修摸摸下巴,眯起眼睛,“不过算了。我们能干的小周,来,伸手,把鱼抱好啊,咱们回去吃午饭。”

周泽楷手指向手心勾了勾,还是乖乖接过金枪鱼,放弃了心底那点连人带鱼一块扛回去的不切实际的想法。

叶修手里纸盒一抛一抛,仅剩的两根烟在里面晃得咔擦作响。他望梅止渴地听了一路的响,一脸若有所思。

吃完午餐后的下午,活动安排依然是观赏雄性美人鱼泡海水浴。叶修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周泽楷聊,偶尔尝一尝周泽楷从海里摸出来的一些奇形怪状的东西。有的味道鲜美,更多的则一言难尽。

捏鼻子抿了一口某不明种类扇贝乘着的奇妙液体,口腔里浓烈腥味猛然暴起,像是一阵龙卷风直冲脑仁,叶修顿时对人鱼的味觉结构肃然起敬。

然后看到周泽楷噗的一声偏过头去,肩膀伏在礁石上一颤一颤。

笑得特别欢实。

叶修简直难以置信,不得不对自己智商的光速下降做出了深刻反思,得出结论,好看的东西往往有毒,经验主义诚不我欺。

不然怎么解释周泽楷一条连人话都说不顺溜的人鱼套路玩得这么溜。

其实人鱼还真没什么坏心思。

他给叶修喝的那玩意儿是一种深海鱼类的分泌物,大补,很适合酷爱为爱鼓掌的人鱼一族胡天胡地之后喝,地位类似于人类的红豆饭。

好吧其实这条人鱼心思不知道有多坏。

可惜周泽楷满怀的蠢蠢欲动小心思还没来得及付诸实践,就被叶修冷酷地摁进海水里强制冷静,泡了个遍地花开。小心思蔫巴巴地脱水了。

顶着扇贝泡在水里只露出一双眨巴眼睛的人鱼看起来比平时楚楚可怜十倍。

叶修受到了魔性萌的强力冲击,老脸一红。

须知在这个世界上,最招人喜欢的乖巧模式,叫看起来乖。


评论(11)

热度(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