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无摇

甜饼饼。

【周叶】我们人鱼怎么就不能谈恋爱啦(3)

  •  本章开始神转折,脑洞多如狗,私设满地走。嘻嘻。


周泽楷是一条十分清纯不做作的人鱼。

虽然人鱼种族在繁衍需求方面天性与陆地上的泰迪如出一辙,但小周严格做到了出淤泥而不染,任尔东南西北风,我自岿然性冷淡,是条难得活了二十多年依然保有处鱼之身的好鱼。

然而遇上叶修后,他开始理解所有试图和他约炮却惨遭失败的同族看他如看傻逼般恨铁不成钢的眼神了。

叶修真好看,想和他睡觉。

可惜他好像不喜欢我。

他为什么不喜欢我呢!

周泽楷开始了他眼里对叶修正式的追求,包括每天给叶修抓鱼,每天给叶修刷碗,每天乖乖跟叶修学说话以及晚上钻到叶修被窝里给他取暖,只恨一天没有二十五个小时让他好好地跟在叶修屁股后头转悠。

直男叶修浑然不觉。

海潮在沙滩上来回抹两遍,日升月落又是一天。

虽然美色在日复一日的交流中能充当上好的调味剂,但颜好气质佳的小周却总是很喜欢对人做一些贴身的小动作,让他的室友感到一些小小的困扰。

考虑到他的种族问题,叶修没怎么舍得问责他。

更多时候他全身心投入在世界观建设活动上,致力于剥离出这个世界与他自己认知相悖的地方,推敲之下,一些记忆碎片便从模糊的边缘显露出原本形貌来。

叶修守着那间每天一回档食物永远充足的厨房烧水,咕嘟咕嘟水烟缭绕,他在脑子里梳理这些天下来积攒的信息。

荣耀大陆诞生十数万年,期间大势有分有合,万物生灵浸在时间里生出种族,种族之间又磨合多年。及至后来,分歧犹在,但也都不是一言不合就开干的毛头小年轻了。兼以漫长时间内各族通婚通商往来,种族束缚力逐渐松散,割据邦国体制取而代之。之后便是邦国间侵吞胶着的数载烽火,直打得大家都有点吃不消了,于是由最初打架打得最凶的嘉世牵头,大家各自把地上不知被踩了多少次的那张脸面捡起来,拍拍灰尘又戴上,和和气气地拟了个条约,建起一个荣耀联盟,定下公历,约好以三年为期,一期一架不许多打,胜者裁决败者割地,这才算摁熄了那把差点把整个大陆烧得渣都不剩的战火。

而似乎是应了盛极必衰的道理,嘉世在最初三期屡战屡胜版图大涨的无限风光,噶然止于第四期霸图之兵的截杀。霸图问鼎,一代王朝就此被挑落马下。

此后整整六个战期,联盟诸国各有造化,独嘉世再未能斩获魁首,近来两期更是每况愈下,引得天下见识过当年王朝盛世的看客多有唏嘘。

嘘过之后,他们又能毫不在意地丢开,转头去对新坐上王朝宝座的轮回之海好一番鼓吹颂扬。

对了,据小周说,轮回绝大部分住民都是人鱼族,骁勇善战,民风淳朴。

他似乎完全忘记了他就是被他单纯善良的族人下药扔出来的了。叶修为这条心大得仿佛失忆的人鱼感到一丝担忧,明明通晓人心却有点记吃不记打,真是十分对得住他那个鱼脑子。

只是让叶修觉得违和的是,纵然嘉世这个名字在他死水一样的记忆力打起了个水花儿,但听着嘉世衰败的过程,他的内心却并没有如何波澜起伏。像是人走在雾里,周围一切都模模糊糊的,连带着他亲手种的花都瞧不清喜欢不起来了。

恍惚是在做一个不甚真实的梦,无数尚不丰满的逻辑,无数无法解释的空缺,而没有人对此提出质疑。

这么一想,不太会说话、有时候有点蔫儿坏的老实鱼小周,倒是格外真实。

这些天里叶修不止一次想诱导周泽楷说出完整的长句,然而每次都无一例外地失败。他眼睁睁地看着人鱼张嘴又闭上,声带振动带着喉结上下滑动,却只能止步于短短几个字时,红潮从青年汉白玉一样的耳根一路向上走,最后整张脸都烧熟了,人鱼张口结舌眼泪汪汪地看着叶修,满眼都是愧疚自责。

叶修那颗心脏难得地感到了沉重的负疚感。

烧水洗完澡,一人一鱼齐溜溜蹿上床。

人鱼再一次耍流氓未果后,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被流氓的叶修把他一把摁进被窝里,严肃地警告他:“小周你再不睡觉,明天早餐咱们就吃人鱼肉拌面了。”

周泽楷似乎是被吓到了,呆若木鸡地看着他。

叶修满意松手,缩回被窝,准备睡觉。脑袋还没挨上枕头,手突然给人抓住了。

小周这几天晚上怎么事儿这么多,果然是熟起来了就嚣张吗!

叶修顶着一脑门子官司地坐起来,就看见周泽楷郑重地抓着他的手,也不知道想到什么,脸居然突然就红了。

“......”你们人鱼说话之前要抓人小手这个习惯,有点给里给气的。

叶修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要我带你去上厕所请点头,肚子饿了请摇头,可以放到明天说的话那就明天再说,三种情况都不是请自己说。”

周泽楷枕着枕头,没摇头没点头,靠着被子含情脉脉地说:“明天在家,等你回来。”

叶修想起来了,今天他和周泽楷去海崖的时候提过一嘴,说他明天想去找找看有没有嘉世人多一点的集市,了解一下附近的情况。鉴于小周身上余毒还没有彻底拔除,虽然已经清楚私斗出现的可能性低之又低,他依然有些担心嘉世人对来自轮回的人鱼随便做点什么,他回来就只能看见小周翻白的肚皮了。所以他义正言辞地拒绝了小周的通行请求,为此甚至抵挡住了他的狗狗眼攻势。

于是这条人鱼情绪低落了很久,还耍脾气把他扔在一边,一个人远远地在海上拍水玩。虽然很快他又别别扭扭地游回来了。

这么想,其实小周黏他黏得有些过分。自己尚且处于失忆的情况,却也没有对他产生如何深重的雏鸟情节,他一条成年人鱼,每天早上起来小小周还要跟他打个招呼,可见身心发育都健全,怎么就这么喜欢巴着他一个大男人?

叶修觉得他们可以就这个问题开一个卧谈会,于是问到:“小周,你伤好之后想去......”

声音在看到青年一脸困倦地握着他的手歪头睡着的情况时戛然而止。

算了,叶修心想,来日方长。不如睡觉。

夜凉如水,天星如灯。

叶修闭着眼,呼吸声渐沉,周泽楷静静地睁开眼睛,侧过脸去看他。

他那时听见了叶修未尽的问题,心里惶恐,不知如何面对。

就像叶修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一样,周泽楷也了解自己应该做什么,他差点为那个目标付出生命,即使如此也毫无悔意。

可是在那之前,他没有想过他会遇见叶修。

这个男人睡着了。他闭着眼睛而心脏在胸膛里跳动,他是温暖的,也是强大的。他哪怕缺失了记忆也不慌不怕,不会对陷入危机的陌生人视而不见,不会因为他是异族就将他拒之门外,他能将很多事情都处理得很好。如果优良的品德值得神明馈赠,那这个人的灵魂之上,一定有神赐的光明。

他沉默地注视着他,沉默地扪心自问,我能把他带走吗?

我能把这个温暖的,强大的,温柔的人带走吗?

他会愿意吗,会像我喜欢他一样喜欢我吗?

他身上的衬衫领口宽大,遮不住脖子与锁骨窝,周泽楷垂下眼睫,入眼是一片花白皮肉,白如海砂,润泽如一把落进海里的月光。看起来美丽而诱惑。

人鱼忽然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迫切饥饿,这渴望不发自肉体,而来自灵魂深处,在他身体之中蛰伏多日,最是了解他心中究竟向往何人。

其实就像上古传说里人类打捞人鱼一样,人鱼也是会吃人的,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年两族都无法好好相处的直接原因。周泽楷一直无法理解族人的一点是他们总是向他形容,他们的伴侣是何等诱人,有时候他们甚至扬言能够理解祖辈吃人的渴望,因为他们也想将爱人吞吃入腹,这样他们就可以得到所谓的永恒。

周泽楷认为人类和人鱼一样有完整的思想,谁都不应该成为彼此的食物。

可是此刻他感受到一种无法克制的隐秘渴望从五脏六腑燃烧起来,像一把火一样慢慢把他的喉管烧得滚烫,连呼出一口气都有岩浆的灼热,他从未如此清晰地意识到天性究竟是一种如何让人鱼疯狂的东西。那东西没有形体,完全由掠夺与占据构成,凶悍而血腥,顺着血脉奔涌突刺,仿佛随时都要破体而出。

如果现在他开口,一定会唱出最缠绵悱恻的情歌,里面藏着最深刻的欲望。

那些族人唱歌取悦爱人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感觉么?

周泽楷深深地吸一口气,叶修身上一直有一股烟草焦香与阳光清爽混杂的气息,很淡,但诱人发狂。周泽楷觉得有点糟糕,再放任欲望这样一路滋长下去,他可能会失控,占有天性来势汹汹,他已经很难将自己的视线从叶修露出的肌肤上撕下来。虽然他清楚自己绝对不可能吃掉叶修,但是血脉内沸腾叫嚣的本能或许会让他对叶修造成别的伤害。

他扒开两人间那层被子的阻碍,把自己塞进了叶修的被窝里,反手把被子拉好。之前的每一个夜晚,他都是这样,本能地离这个人更近一些,意识都能得到柔和的安抚。

他叫他心跳如鼓,又让他心如止水。

他目光灼灼地看着叶修,男人略显苍白的脸,微微下垂的眼尾,线条流丽的鼻梁,睡梦中张开一线的唇。周泽楷试探着伸手去抚摸叶修散落在枕上的头发,黑色的,有些短,入手像是被剪得只剩一截的缎子。他像是一只要去偷窃蜂蜜的熊,克制着自己不发出声响,缩着肩膀挪动身体,直到贴上叶修的胸膛。

咚咚咚,咚咚咚。

周泽楷看着叶修的脸,眼眶突然泛上一点不易察觉的通红。

他一只手按住叶修的后背,神情很坚定地,缓缓低下头去。

双唇相贴,一个蜻蜓点水一触即走的啜吻。不像亲热,更像宣告。

叶修震惊地睁开双眼!他睡前觉得周泽楷情绪不对,所以装睡想看看这条鱼到底想干嘛,但打死叶修他也万万想不到这个大宝宝想干的是他好吗!

周泽楷垂下头沉默着收紧手臂,抱紧怀里的叶修。

他装睡骗我,不就是想知道这个吗。他赌气地想,他要是生气,这大概就是这些日子最后一次拥抱了,我才不要撒手。

叶修还没来得及发难,就差点被害羞又难过的人鱼勒死。折腾半晚他也有点火气上来了,表情冰冷地捏住周泽楷的后颈,硬生生把他提开。

两人大眼瞪小眼地在床上对视。

叶修问:“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周泽楷说:“叶修。”

叶修说:“我不是人鱼,是个人类,还是个男...雄性。”

周泽楷说:“嗯。”

叶修说:“对不起小周,我不喜欢你,也不想被你亲。”

周泽楷说:“嗯......”

叶修说:“我不管你们轮回的内部麻烦到底解决没有,但是你出来这么多天肯定不靠谱。再过几天你伤好得差不多了,你就走吧。”

周泽楷突然哭了:“呜......”

叶修捏了捏鼻梁,简直头都要炸开。之前虽然有时候困窘得厉害了人鱼眼睛里也会有点水光闪闪,但那和现在这个状况根本没办法相提并论,完全不能比。

周泽楷窝在床头,两膝并起,一只手死揪着床单不放。他真正难过的时候也不怎么放声哭,只是委屈巴巴盯着叶修,大滴眼泪不断从眼眶里滚下来,喉咙里发出小奶狗受伤时低声哀叫一样的气声。

像一只被无故遗弃的小动物。

叶修几乎呆滞,他听见一个声音质问自己:你舍得遗弃他吗?

舍得吗?当然舍不得啊。

这个人是一个对世界毫无认知的人在此方遇见的第一个可以交流的个体,他们彼此扶持,排遣孤独,亲密无间。周泽楷虽然少言寡语但为人可靠,洞察力强,包容他人,是个温柔得不得了的家伙。

但是他根本想不到周泽楷是喜欢他的。

入睡前叶修就想要询问他之后的相关意向,想到之前人鱼从轮回之海负伤出逃,流落此地时已经奄奄一息,既然联盟之下私斗禁止,那么为何周泽楷仍然拒绝回去讨要公道?他之前隐晦提到他的族人,又说自己举目无亲,那么想必三冠王朝之下的轮回之内,出的不是一点小岔子。而周泽楷身为受害人,一定是其中紧要的关联者,在荒无人烟的地方窝着对他而言绝对有百害而无一利。

只是没想到周泽楷宁可装睡也要逃避这个话题,他还困惑为什么,现在看来自己莫非是罪魁祸首?

这么一想,叶修险些气笑。

可是也不能真的就这么让他哭下去,杀伤力实在太大了,叶修头皮都已经开始暗暗发麻。

他叹了口气,心想算了,山不来就我那我去就山,人总是变通的,难不成还能给死的东西为难住不成。

叶修认命地说:“小周,不如这样。明天我照计划去找集市,我也不赶你走了。你要是乐意呢,就在这儿把伤养好,把你要做的事情规划规划,回头我把手头事情清一清,跟你走一趟轮回,你看怎么样?”

还能怎样?周泽楷吧嗒吧嗒的眼泪可算停了。


明天,欸不对...今天要出去和女朋友约会 先放更新啦~

 

 


评论(10)

热度(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