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无摇

甜饼饼。

【周叶】我们人鱼怎么就不能谈恋爱啦(4)

月黑风高,适合睡觉。

叶修被周泽楷的眼泪挤兑得一口应下去轮回,没心思再去照顾人鱼那颗水晶玻璃心,拎起被他弃于一边的被子,展开一兜,用寿司店老师傅卷手卷的气势把周泽楷揉成了一团,咚地丢在床的另一头。

人鱼被子卷默不作声蠕动了两下,从里面小心翼翼探出半个头。

叶修头也不回,扯高自己的被子说:“睡觉。”

那半个头轻轻地“嗯”了一声,又缩了回去。

一桩不大不小的风波就这么消了下去。

次日早上叶修醒来,屁股后面照旧顶着一个直挺挺朝他张牙舞爪的小小周。随意识苏醒,前夜里兵荒马乱的回忆也纷至沓来,叶修脸色顿时变得一言难尽。

他深吸一口气,在心里反反复复念了几遍爱护动物人人有责,这才收回思绪,掀起被子径直下床。

周泽楷整个人埋在被子里,一直维持着睡着的姿态一动不动。他专注地支起耳朵,听着叶修的脚步声进了厨房,洗漱声起,随后脚步声自床前响起,那是叶修又出了屋子,半掩上门。

直到脚步声远去,他才松下一口气,抱起怀里还带着叶修体温的被子打了个滚,半眯起眼,十分满足。

现在这床被子是我的了。

“......”门口的江波涛一只脚还没迈进屋子,就刚好目睹了这条人鱼入侵人类床位的全过程。周泽楷背后漂浮着一片片的粉红小泡泡,偶尔还有小花轰然绽放,春意盎然,令人卒不忍观。

轮回之海的副将和床上的人鱼眼神灾难性地撞在一块,江波涛手一抖,赶在周泽楷坐起之前,眼疾手快地关上了门。面对他身后一众脸脸疑惑的军队精锐,和颜悦色道:“将军出了点小状况,咱们再等等,辛苦诸位。”

众将士表示理解,并纷纷露出心照不宣的揶揄笑容。为了等那个和将军同居的人类出门他们已经在崖下坐了三小时,并不在乎再多坐个一时半会。

江波涛脸上笑容不变:“遗憾的是,刚才在悬崖下开局坐庄赌将军和那个人类上下关系的几位的脸,我都已经记住了。”

哀嚎冲天而起。

但下一秒,门把手一声咔哒落响,所有人都骤然下意识挺直了腰板,两手朝裤缝一拍贴紧,站成规整的队列,喧闹归于肃静。

一身轮回军装穿戴整齐的周泽楷从门后走了出来。

人鱼环视一圈四下将领,神色如常,冲他们点了点头:“嗯。”

江波涛上前,屈膝半跪,抬头看着周泽楷:“接下来一切听凭将军吩咐。”

周泽楷朝他身后看了一眼,没吭声。

他向前一步,与江波涛擦身而过的瞬间拔出他腰间佩刀,铿然出鞘声里眸光一转,佩刀被他反手光速掷出!

刀锋所向,一个面目普通的军人面色大变,还未来得及转身,巨大力道直接向后凌空架起他钉死在峭壁之上,冲击之强势让他五脏俱震,喷出一口夹着碎末的鲜血。

危机之下无处可逃,士兵下颌一动,目光里透出一丝狠绝。

然而藏着毒囊的齿间尚未闭合,眼前骤然一暗,沉默的青年已欺身到他面前,一手自上而下,干脆利落卸了他的下巴与四肢关节。

周泽楷打量了他一番,喉结上下动了动,最后松开手,什么都没有说。

身后军队丝毫不乱,依然缄默站立。

江波涛上前伸手拔出武器,收刀回鞘,嘲道:“漏网之鱼?”

周泽楷摇了摇头。

“见过,他不是本人,”他眉宇间浮上一丝难见的忧心,“嘉世人。”

“您是说,这人是嘉世中途塞进来的眼线?”副将顿时意识到这可能还是一条非常大的漏网之鱼,“和那帮叛徒一伙的?”

周泽楷没接他话头,皱起眉头:“你来早了。”

江波涛苦笑:“虽然您遇害失踪的情况下,我们有充分的理由进行内部清洗,但拔除钉子往往耗时过长,只派出少部分精锐又实在难以找到您的下落。您是轮回最强力的矛与盾,我们不敢用您的安危做赌注。”

周泽楷毫不留情地指出他的错误:“援迟,不如弃,等。”

江波涛心想可是轮回军部失去的可是主心骨,军心大乱是大忌,比起边低效率消除内患边等将军回来,还是自己辛苦一点多跑跑,早点找到人是正经。

但是他依然点了点头:“不会有下次了。”

周泽楷转身看向悬崖下无边无际的海岸线,心头海水一样翻起沉沉担忧。

托大了。他想,既然江波涛没能肃清完细作,那么有很大可能潜进队伍里的不止一个。刚才的那一个士兵他能一眼辨认出来,是因为之前的一次日常训练里他指点过他。那个士兵是个相当轻浮的家伙,与他的稳重外貌截然相反,此人哪怕和整支军队一块站军姿,他也能站成军队里唯一一朵迎风招展的娇花,个人风格实在是独此一家十分好认。而这样好的运气不可能总是降临在他身上。

要是情况更糟糕一些,细作甚至压根没混进队伍,只是远远缀在军队后面,靠着队内同伙的讯息一路黏到这里。那么此时此刻,那个也许也来自嘉世的细作,会不会撞上叶修?

叶修的身份绝不会是一个普通的渔夫。他虽然失忆了,但是身体素质依然好得远胜一般人。轮回之海所以名为轮回,是因为海域内水如流金,能浮万物。人鱼在水里泡了这么多年,为讨生活早都锻出一身钢筋铁骨,看着与常人无异,实则沉重万分。而叶修却能背着他从海边直走到屋子,可以称得上力能扛鼎。他的按摩也颇有奇效,像是什么低阶的治愈术,让他体内肆虐的毒素都安分了点。

像是格斗型能力者与法师系能力者的结合体。

这样连派系都难以分辨的能力者出现在嘉世离皇城颇近的小岛上,实在是太容易令人把他的身份与近来风云变幻的大陆格局,与嘉世内部那是个人就能看出不对头的内部人员变动情况搭在一起。

周泽楷其实有过猜测,他觉得叶修有可能就是嘉世那个在第八战季突如其来宣布解甲归田的斗神叶秋。

这个猜想实在来得莫名其妙,毕竟彻底失忆的叶修与那位传说中神秘至强的王朝缔造者除了都姓叶,看起来就没有哪怕只是一丝儿的联系。

周泽楷是见过叶秋的。

嘉世轮回每个战期的目标都直指冠军,战场上不碰上那得算是桩稀罕事。

只是叶秋似乎不太乐意在人前显露面容,每次都用战盔把脸捂得严严实实,护面严丝合缝贴着他的脸,除了盔甲下透出来两星寒光似的眼神,什么都不给旁人看见。

那眼神还特别欠揍,就是一副除了胜利啥都看不进容不下的漫不经心,敌人头头?那有什么好关注的,打爆不就行了。偶尔开口说几句话,全不走心满是嘲讽,联盟里哪个战将看见他都有点遭不住。

但其实叶秋本人是很不错的,至少周泽楷这么觉得。他甚至在和周泽楷交战后还指点过他几句用枪的技巧。不过两个人全程眼神无交流,周泽楷嘴笨不太会说话,醍醐灌顶之下更是难以分心去组织措辞,而叶秋浑不在意说完就走,也没想着听后辈如何对他超脱国界的高尚情操感激涕零。

但叶修的声音和叶秋并不一样。两人到底有没有关系,哪怕是周泽楷也无从说起。

之前他突如其来说要退隐,周泽楷心里还有老大不小的遗憾。谁知他一口遗憾的气还堵在胸膛,轮回内部就出了岔子。

轮回之境在周泽楷的带领下稳坐三冠新王朝,眼红的人简直不要更多,高层也就算了,那些为了混得好点连脑子都扔掉的中下层战士与政客才是真叫人头疼,为了打入轮回内部甚至放下了家仇国恨的宿怨,联合起来能使出一百零八般不入流手段来折腾人。虽说轮回挺多人鱼都是傻黄甜,满脑子除了打架吵嘴就是交配,但架不住事物具有两面性,不是所有人鱼都安于现状,加上轮回毕竟还是一个王朝,非人鱼族的同志们也有些暗搓搓的小心思,大家都有些缺心眼儿看不清大局,和他国联合起来搞事情的组织一拍即合,立志要掀翻沉默寡言周泽楷这个不善于使用人鱼天赋声音的假人鱼,大家轰轰烈烈一块上位。

周泽楷无话可说,江波涛选择沉默,改了国籍入了轮回的孙翔暴跳如雷。

然而他们的反应在此刻都无足轻重,只有暴力镇压才是对这群上蹿下跳的小呆瓜们最好的交代。

结果一镇,就镇出事儿来了。

周泽楷不觉得嘉世那些细作是真心向着嘉世,但他是真心向着叶修。所以之前觉察出这人身份有点不简单的时候他想过很多次说服叶修,想把他带走,不管怎样,失忆状态的叶修一个人待着简直让他提心吊胆。

就像现在。

人鱼一族有独有的交流方式,类似于超声波,人类的耳朵是听不见的。所以先前江波涛刚找到他和他联络时,他就先让人在悬崖地下驻扎一夜,早上叶修要去找集市,又让四个心腹战士掩去行踪跟去暗中保护,叶修统统不知情。

可是现在跟随战队而来的细作就像是寻着食物气息而来的蚂蚁,叫人根本猜不出会有多少。周泽楷担心叶修身边跟着的人数不够,愁得头上的头发都耷拉下去了。

而此刻的叶修,也的确状况不是很好。

他手里提了一个小小的编织袋,是周泽楷有一天晚上闲来无事用海边的某种植物叶梗编的,袋子里装了几十颗浑圆硕大的珍珠,是他和周泽楷两个人每天下海摸鱼时挖的。一开始是周泽楷从海里一个猛子扎上来,献宝一样双手拢着捧到他面前来。叶修那时候真没多想,只是觉得小周像个小孩儿,找到什么好玩儿的东西就迫不及待要跟人分享,还慈爱地陪着小朋友摸了半天大蚌壳。

结果一个晚上过去,小朋友变成了想睡他的大屌小朋友。人心真是易变。

其实叶修找集市有两个目的,头一个是问问嘉世的情况,看看能不能找着熟人,再一个就是私心想买点烟草。这么多天他就靠闻烟盒里剩下的一点烟味儿熬过来,简直生不如死。

他一路兜兜转转,照着之前这段日子摸出来的山路一路出了山,再往前走出挺远,翻过两个小山头,好不容易找到一条看起来是人工修葺的道路。顺着那条路走了快两个小时,天边太阳已经到了头顶,眼前豁然开朗,一座城门巍然耸立在郁郁葱葱的森林之中。

城门像座石拱桥,两边也没有人守着。比起警卫,更像个地标。

叶修抹了把额上被太阳晒出来的汗,走了进去。

然后他就呆滞了。

如果不出意外,其实叶修应该欣喜。

因为此时城中正逢集市,低矮的石屋散落在大道两边,道上沿着屋子搭开一路的敞棚,每个棚子下边都有人,每个人身前都摆着各式各样用来可以物易物的商品。珊瑚五彩剔透,海鱼活蹦乱跳,一斛斛碎白玉一样的米堆成雪白山丘,蜜桃与荔枝水润清甜的香气沉在融了阳光气味的空气里,悠悠在人鼻尖身周不急不慢地打转儿。

每个人面上挂着灿烂热情的笑容,你来我往,点头招呼,都是最质朴最真诚的生活气息。尘世烟火,热闹安详。

——如果叶修没有看到每个人头上顶着的明晃晃的印刷体黄色大字的话。

他在城门口站了足足十多分钟,离他最近的那个小摊卖的是各色粮食,如果他保持这个面向再往前走两步,就能踩到摊子上一座堆得高高的米堆。

然而小摊摊主十几分钟里做了数单生意,抬头寒暄又低头,余光不知能扫到叶修多少次,却没分出一丝注意放到他这个应该不是经常出现的人身上。

叶修听摊主与人寒暄,做了几单生意,一个固定的套路便翻来覆去说了几次。

摊主头上顶着硕大的李四(农夫)四个大字,朝头上顶着张嫂(布商)的女人打招呼。

“张嫂,今天天气真好啊!”“唉,别说了,今年收成一般,媳妇儿她又病了,还不是多亏你们照顾!”“好勒,您给一匹布就成!”

叶修:......

“老顾,今天天气真好啊!”“唉,别说了,今年收成一般,媳妇儿她有病了,还不是多亏了你们照顾!”“好勒,您给二十斤桃子就成!”

“许丫头,今天天气真好啊!”......

叶修盯着摊主每次都像测量仪器一样精准无区别的动作,从称量粮食到接过交易物品,不一样重量体积的物品,他拿起来的发力状态没有丝毫变化,一匹布是单手接过,二十斤水果依然轻描淡写单手接过,而反观他的顾客,动作与他同出一辙。他们的目光仿佛被设定好一样说话时直视彼此,一停下说话就直视前方,而前方空无一物。几次顾客甚至直视了叶修,却对他一直的伫立观察毫无反应。

叶修对视着眼前人明明聚焦却空空荡荡的眼瞳,听摊主从始至终毫不敷衍却也毫无变化的固定语气,想起了家里永远每天回档一次的厨房,被摆乱却又自动回复整齐的物品,想起他烧水煮饭时仿佛被人操纵一般的“肢体记忆”,想起小周抓鱼时同一种类每一条都几乎别无二致的鱼。

他感觉背后一股凉意直往后颈冲。

......不是吧,这些人难道是NPC?自己还真是在网游里?

可是哪个网游会有让玩家失忆这种鬼畜操作啊???



考完了哎嘿嘿。祝还有考试的各位考试顺利,灯灯n2直飚160!

ps:老叶你情感思维这么直男真的会被日的我跟你说,起码八千字【咦是不是已经日过了哈哈哈】


评论(9)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