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无摇

甜饼饼。

【周叶】我们人鱼怎么就不能谈恋爱啦(5)

因为太懒今天回家,爹妈积极展示他们为期仅一天的深厚父母爱,码字实在不太方便,短小抱歉。


叶修站在大太阳下头,出了一背的冷汗。

好在脑子没给吓得停摆,还在勤恳运转工作,并真诚地给了他两个可能性看似不相上下的回答。

一个可能是自己是外来的游戏玩家,失忆是角色需要的设定,现在应该是需要做些什么来推进游戏进度,驱掉失忆这个debuff;还有另一个可能,自己就是游戏里的NPC,阴错阳差觉醒了自我意识。

叶修觉得后者太扯BUG太多。别的不说,本土NPC怎么可能会知道BUG这个概念。自己的东西自己最清楚,叶修对于这个世界的概念都像是隔了一层纱,模模糊糊,说是清楚又很有点糊涂,还质疑过这个世界是纸糊的。倒是脑子里那些常莫名其妙蹦出来的术语与概念,像是深深刻进意识深处,那才是与生俱来,真正属于他的东西。

不过说来说去,也都是些意识流操作,叶修并没有什么确切的实质证据证明他是个天外来客,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才能让他离开这荒诞的一切。

这种时候,需要一根烟帮助自己保持心态。

叶修拍拍衣服,往前走去。市集上人头攒动,叶修的身形很快就被淹没在人流之中。

一直悄咪咪跟在他背后的轮回士兵顿时失去任务目标,一个头两个大。

这位将军看上的嘉世人看起来并不厉害,但是却很让人捉摸不透,应该是个深藏不漏的人物。之前看他站在城门口那么久一动不动,也许就是在考虑该怎么甩掉他们。真是可怕的反侦查意识!

他们毕竟是士兵,跟踪潜行这方面并没有暗卫那么拿手。情况骤变之下,只好迎风流泪,也硬着头皮挤进绞肉机一般的人潮之中去。

叶修站在卖卷烟的小摊前,试了一下,发现只有站在摊主的正面向并拿起一根卷烟,摊主才会对他的存在做出反应。对方也并不知道他的身份,只把他当成一个外地过来游玩顺便在集市逛逛的闲人,收下他的一袋珍珠后还向他倾情推荐张嫂独家工艺的碎花蜡染布,老顾家的个大汁甜水蜜桃。

叶修点了根烟,试探说:“您这儿离嘉世皇城挺近的啊。”

老王笑呵呵点头:“可不是!要不是张嫂每天喝酒打男人,她能织更多!”

叶修不死心:“这几年嘉世战绩好像不太好,那个......他们原来那将军去哪儿了啊?”

老王老脸一红:“我才没对张嫂有意思!她那么凶,天天把她男人打得哭天喊地的,老惨了。”

叶修垂死挣扎:“您看我眼熟吗?”

“我不是我没有!你这人净胡说八道!”老王羞答答扭头招呼另外一个NPC去了。

一个NPC居然也能这么戏精。叶修杵在原地,满腹感慨地抽完手头那根烟。

正想着没突破口呢,一回头瞅见一堆黄名NPC里溜过去一抹绿光,他还疑心自己看走眼了,再定睛一看,四个绿名,被人群挤得鸡飞狗跳,险些就要变形。

叶修看着一划拉格式统一形式整齐的“轮回士兵XXX”,乐了。

他突然想起来,小周也是轮回的,可人家脑袋上就没有这个姓名提示。

搞得他还以为这个世界是真实存在的。

难道小周也是玩家?

这很有可能。虽然小周对这个世界明显很熟悉很适应,但是小周不是嘉世的啊,说不定不同国家的玩家的身份设定各有不同,才导致他和小周情况有所区别。

那他为什么不提起?

回去得问问他。叶修想。

他又点燃一支烟,中指无名指自然地夹住。也不知怎么想的,鬼使神差地朝被人流撵得七荤八素的那几个绿名士兵挥了挥,才转过身,拎起装满卷烟的大袋子预备回去。

轮回士兵绝望地扒开一层层人肉壁垒朝着叶修的方向跟上去。

被发现算什么?掂量一下这人在小周将军那儿的地位,不难想象万一人真的被做掉了,他们怕得提头去见。

话又说回来,这个嘉世人真是目光如炬,居然能从这样密集的人流里一眼把换过装的他们认出来。这眼力简直深不可测!

纯真的士兵们并不知道自己头顶的绿色字体在一堆黄名之中有多么闪耀。

他们沉浸在对顶头上司找媳妇能力的盲目个人崇拜中不能自拔,走路的步子都打转发飘。

直到尾随叶修走到树林子里的小路上,沉默了一路的叶修突然顿住脚步,转身彬彬有礼地向他们发问:“兄弟,借用一下你的刀呗?”

——终于来了!他还是忍不住要向他们发难了!

四个士兵目光一凛,下意识挺直了腰杆:代小周将军表忠心的时刻到了!一定要让这个嘉世人知道小周将军的垂怜有多么珍贵!能做小周将军的金丝笼中鸟是多么幸运!谁不珍惜谁傻逼!

叶修眼力绝佳,一眼就扫到了远处草丛上方十来个刺眼的红名,个个都顶着嘉世的名字。联想起之前小周有暗示嘉世这几年内部颇乱,他想,路就这一条,要平安过去估计得出点力气,手上还是拿个兵器稳妥些。

不仅完全不担心会被干掉,心里还有谜一样的自信底气。

然而身后一直不声不响的轮回NPC却好像被他那句话打开了什么奇怪的开关,目光炯炯带着一丝谴责,仿佛面对敌人即将牺牲的烈士一般看向他。

叶修:???

他心头陡然浮上一丝不妙的预感。

一个士兵NPC上前一步,语重心长对他说:“兄弟,不是我说,我们小周将军,人长得好看,实力又强,一个能打一百个,还这么替你着想,搁在轮回每天想和他睡觉的人鱼能排满整条海岸线,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叶修:......刚才错怪那个卖烟的老王了,这个NPC才是真戏精。

难怪是绿名,原来是小周派来跟着他的。小周是个大官儿啊,看他属下这不挺崇拜他的嘛,怎么还惨兮兮地中毒出逃了?不对,他们为什么突然和我说这个。

第二个士兵走上前,握拳抵在下巴前虚张声势,脸还有点红:“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和我们将军闹别扭吧,我们人鱼虽然很疼老婆,但是也是要面子的,你最好不要仗着我们将军不爱说话就耍脾气。”

叶修听完呵呵一笑,觉得自己现在就想耍脾气。不过不为难这几个小呆比NPC,他只需要赶紧抽身回去,把家里那条被他捡来还敢对属下大放厥词的人鱼揪起来,对着他的无辜脸一顿呵呵,再喂他几百个生蚝。周泽楷最讨厌吃生蚝,无论怎么料理都坚定拒绝那种。叶修开始不知道,给他塞了一个,人鱼吃完之后五官皱成一团的惨兮兮表情实在令人印象深刻。

养鱼专业户叶修压根没意识到,按他正常的报复方式,该把人吊起来狠狠打一顿才是。

装睡的人是无法叫醒的,叶修拒绝再和这群周泽楷脑残粉交流。他选择沉默伸手,电光火石间从第一个士兵腰间抽走他的一把佩刀,脚下一转,径直朝藏匿嘉世红名的草丛劈过去。

刀光如水,激起飞叶飒飒,十数个细作没想到叶修眼力如此可怕,一时间都被惊了出来。轮回士兵这才意识到危险,一个个就要上来帮叶修干架。

然后他们目瞪口呆地看着叶修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把人都揍趴下了。拳拳到肉腿腿带风,提刀一挥,血像是飞箭一样哗哗溅到两边的树上,动作行云流水收场干净利落,完了叶修一脚踩碎地上一个细作的脊椎,转手收刀一甩,黄泥小路上一点血印子都没有。

轮回士兵仿佛看到另一个战场上的周泽楷,差点吓得哭出来。

叶修依然一副混不吝的模样,随手将佩刀插回士兵腰上挂着的刀鞘,懒懒道了声多谢。

刚出言不逊教训过将军媳妇的NPC灰溜溜跟在魔头身后,犹在瞠目结舌,抱着刀鞘看他的眼神都变了。

只见这个可怕的深藏不露的男人拍了拍衣服,一手拎起地上放烟的大口袋,麻利点了根烟叨着,一手从地上捞起一个的红名,口齿清晰地问:“兄弟,大家都是嘉世人,下手这么狠,真的好吗?”

轮回士兵虽然已有预料,但听到当事人亲口承认,还是被这个爆料吓了一跳。

红名面色惨白,呕出一口血:“你这个嘉世的叛徒!人人得而诛之!”

叶修眉毛一皱:“好好说话,我怎么就叛徒了?叛徒不该压进牢里关着定了罪行再斩首示众么,让几个不入流打手来拦我路是怎么回事?你们倒是很光彩?”

“要不是你畏罪潜逃!”红名声嘶力竭地吼道,“你早就是个死人了!叶秋!!!”

他眼眶里的两枚眼珠像是从恶毒与怨恨里生长出来,死死地盯住叶修,恨不得从他身上咬下一块肉。

下一秒一道雪白刀光无声从他脖颈前划过,还剩半截的诅咒合着奔涌鲜血瞬间上涌,结结实实堵住了他的喉咙,几声荷荷之后,这个红名不甘心地大睁双眼,腿一蹬,死了。

白留活口了。叶修叹了口气,松开手,把这具尸体放回地上去。

身后传来周泽楷低低的声音:“......叶修。”

叶修回头,看到站在一队士兵前一身笔挺军装的周泽楷,总算意识到自己捡来的这条人鱼真的是有个了不得的身份。他问到:“小周,你是玩家吗?”

周泽楷微微睁大双眼,里面有一点困惑:“什么......”

叶修心里一沉,接着问道:“你知道网游吗?”

“叶修......”周泽楷看他的眼神里担忧已经快要溢出来了,叶修觉得他随时都可能动手把自己扛回去,好好检查一下自己出来这一趟是不是脑子又出了问题。

他悠悠叹了口气:“没事儿,小周,”看周泽楷忧心忡忡的模样,他又补了一句,“今天回去你要吃五十个生蚝。”

???周泽楷被突如其来地刁难,一脸受伤:“为什么?”

叶修冲他灿烂一笑,大拇指朝一边角落一比划,角落里蹲着四只抱在一起瑟瑟发抖的呆头鹌鹑:“问他们去吧,小周将军。”

落寞的周泽楷扭头死神般凝视鹌鹑们。

四只鹌鹑夹紧尾巴,浑身汗毛集体起立,整齐划一地朝伟大的小周将军行了个军礼。

胆识不够实力欠缺,大局掌控观基本没有。小周将军又落寞地把头扭了回去。

然后忧郁地朝江波涛招招手,轻声给他们加了三倍训,踏着遍野哀鸿飘然离去。

对象状态不对,小周作为一个优秀的伴侣预备役,这种时候更应该哄一哄他,顺着他的意来。对象耍脾气要他面壁他就不能去人眼前晃荡,对象使性子要他吃生蚝他就不能吃三文鱼,务必做到百依百顺,最好能打消一点对叶修对他的抵触。

唉,人鱼谈个恋爱简直辛苦,真是甜蜜的苦恼。

叶修走得不紧不慢,周泽楷很轻易就能赶上他。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并肩走在树林里,头顶风吹树叶,沙沙作响。太阳把草木苦涩的香味蒸得透透的,直往人鼻子下面钻。

叶修脑子里有些乱。

埋头走了一阵,他突然说:“小周,我好像想起来一些事情。”

周泽楷抬眼看着他。

叶修说:“我就是叶秋,这事儿没跑了。”

周泽楷停下了步子。叶修也站住了不动,隔着一只手臂的距离,和他胸膛相对。男人眉头打了个浅浅的结,神色不喜不怒。周泽楷心里突然很难过。

他想让叶修轻松一点,不要一个人担着很多事情,在未知的迷雾里闯得跌跌撞撞。就像叶修成为了他生命中的奇迹一样,周泽楷想,我也想成为他的奇迹。

他开口说:“你是叶修。”



评论(11)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