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无摇

甜饼饼。

【周叶】我们人鱼怎么就不能谈恋爱啦(6)


全是脑洞全是BUG尤其设定请不要细究,因为本来就只是一个大纲文啊被我扩成这狗样呜呜呜。


江波涛和轮回军队已经到达,于是第二天便要启程前往轮回之海。

军队在崖下驻扎,叶修收检木屋里的物品,周泽楷跟在他身后帮忙。

说是收拾实也不然,叶修叨着烟找了块布,把卷烟和两身衣物扔了进去,布头一卷打成个包袱就算完事儿。

两人烧水洗澡。

周泽楷照例窝在床角,直勾勾地望着水声哗哗的小隔间。叶修洗到一半意识到了什么:洗澡的隔间门因为老旧只能半掩,无论怎么修都会当即回复成原本的破烂样,这屋子又实在太小,小到周泽楷只要窝在床最外头的角落,就能看到半掩的隔间里的大半景况。

这也就是前些日子,叶修每次洗完澡出来后都能看到人鱼把自己埋在被子里,从耳朵根子到脸颊烧红一片。他觉出不对味儿来,结果第二天洗澡的时候没脱衣服,杀个回马枪,捉到道貌岸然裹着被子坐在床头的人鱼偷窥狂一只。

看着一脸无辜满面通红的青年,叶修感受到了精神上的震撼。

到底有什么好看的啊?!还脸红?!

虽说都是大老爷儿们,叶修有的周泽楷也有,但考虑到这条死心眼的人鱼似乎对他有那么点图谋,那之后他还是每次都把澡盆子挪到门后头。

然而由于今天脑子里接收的信息多且混杂,叶修一时没调整过来,也就忘了防火防盗防小周。

这么一想,简直都要有点佩服起这条人鱼锲而不舍无孔不入的精神。

看眼前状况,留在嘉世只会给自己添堵白白糟心,那么按照先前约定前往轮回之前,叶修觉得他有必要和小周好好谈谈。

他把布巾往头上一甩,站在周泽楷面前,端肃起面容。

人鱼抬头一看他,顿时也下意识收敛神情,屋子里气氛突然就冷了下去。

不等叶修开口,青年突然直起身,抬手......拿起他头上的布巾,动作不甚熟练地给他擦起了头发。

语气还非常斩钉截铁不容置喙:“不擦干,会头痛。”

叶修心想得了吧现在这个情况我已经非常头痛了。

他干巴巴地说:“小周你松下手,我自己来就行。”

青年置若罔闻,用布巾包着他的头发从发根擦到发丝尖,指尖偶尔会碰到男人的头皮,触感温热。他不由拒绝地把叶修头发擦得半干,这才开口。

周泽楷没有接叶修话头,而是问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叶修一愣,下意识说:“这可是我们嘉世内部机密.......”猛地顿住,扭过头去一看,周泽楷果然已经沮丧地垂下了头。他神色不变,心里一咯噔,话头赶紧一转,“所以小周你听完了可不要告诉你那个副将哈。”

周泽楷眼睛闪闪,用力点头。

叶修也就非常顺手地照旧往他头上揉一把:“我也是白天撞上那几个玩阴的菜鸟才想起来的,应该是和你们轮回遇上的情况有点相似。”

“嘉世三冠王朝,折了不少老将。军营里人心也有些浮动,这样那样的事儿多了,自然不如之前打得顺手,就输了。王朝没保住连胜,挺多人心气就稳不太住,加上之后有好一阵子青黄不接,我一向不注意这些,磨合得也不太好,一路都打得跌跌撞撞的。”

“我这人说话比较直,可能有些小朋友不太受得了这个,加上战场上一年年失利,军队里就开始有人说我上了年纪,带不好兵,最好能把我撸下去。”

周泽楷突然抓住了叶修的手腕,叶修视线和他的隐怒面容一对上,心里不知怎么突然一动,叫他忍不住笑了一下:“没事儿小周,我这不还没说完呢吗。其实前头这些都是废话,但要是不说清楚,后来的事儿就有点莫名其妙了。”

“行军打仗,要是心思放在别的事情上头,那就真的没有一点继续下去的意义了。别人怎么说都不关我事,但是他们因为这个耽误了军队里的训练,就得受惩罚。”

周泽楷听到这里,已经隐隐摸到了叶修刚才那句“和你们轮回情况相似”里面的关窍。

果然,就听到叶修接着说道:“军法不留情面,有些兵受了罚也没长脑子,开始和其他领主国勾勾搭搭,最后陶轩被他们的小动作折腾得有点崩溃,就让我带兵出嘉世,去把他们揪回来。”

他露出一个吃水果吃出半截虫的表情:“结果没想到叛军实力和嘉世精锐有的一拼,我好不容易灭了他们回去,结果被陶轩照着要害捅了一刀,刀上有毒......你别这么看着我!哥这不是好好的嘛!”

周泽楷听了居然差点飙泪,叶修吓得差点崩溃。明明小周在当年自己指点他的时候还是个特别腼腆正直的小孩,怎么长大了变成这样了,动不动就要掉眼泪,小周你这么哭唧唧你带的小士兵知不知道啊!

叶修养了人鱼这些天,有点见不得这个人掉眼泪,只能胆战心惊地组织措辞:“之后我一路逃出皇城,哪儿都有今天这样的菜鸟堵我,没办法,我就跑这儿来了。这个屋子还是当年我入嘉世军队之前住的,没什么人知道。”

果不其然,周泽楷都不用刻意回想,就能明了促使他被叶修捡回去的契机,正是那一场他们都看不太上眼的镇压战。他领兵离开轮回之海,在一处无主荒原与叛军交战。而叛军的力量却在一夕之间变得出乎意料的强悍,加上轮回内部意料不到的高层叛乱,军队内部被插入钉子,投毒泄密无所不用其极,周泽楷虽然全歼敌军,却也在围攻之中坠落海崖。江波涛受命回转轮回,稳住局势拔除奸细,再回援自己。再之后......他流落海岛,遇见了叶修。

他心疼地握紧叶修的手,说:“轮回情况,非常类似。”

叶修盯着一脸正经跟自己牵小手的周泽楷,心想类似个鬼,我可没你这么专注泡汉子。刚才明明抓的是手腕,现在怎么就变成十指交握了呢。

周泽楷试图转移叶修注意力:“可是你说,叫叶修,”他低眉垂眼,看起来像是个被负心汉骗身骗心的小媳妇,“你是,叶修。”

叶修看他那可怜兮兮的小样子,良心微微作痛,用空出来的手瘙瘙眉毛:“说来也奇怪,我老觉得我就是叶修,不是叶秋。但我又的确是叶秋......”他朝周泽楷摊开手,表示自己无从解释。

“不过当初中的毒太厉害,我发了几天高烧,就有点糊涂了,嗓子也烧变了。现在我要说我是叶秋,除了嘉世内部,像陶轩沐橙他们这些见过我的人,没人会信,”叶修说,“那我就是叶修吧!现在我回不了嘉世,就按之前说好的,先跟你会轮回,用这个名字去查查看镇压战背后,到底是哪路神仙在插手,居然还能往皇城插钉子断军队粮草后路,我看再这么折腾下去,下一个冠军领主国也要完。”

周泽楷忙不迭点头。

叶修想了想,又说:“等这事儿完了,轮回得帮我回一趟嘉世,沐橙还在那儿呢,还有老陶,陶轩上次莫名其妙捅我那一刀,跟中了邪似的,就是不跟他算账我也得回去给他看看,还真是有点担心。”

这回周泽楷没再动作了,只是侧过脸专注地看着他。

叶修给他这么一盯,顿时浑身上下都有点不对劲。但想到聊天最开始想说的话题,还是决定继续下去,怎么也得在出发前把话讲明白了。

他语重心长地说:“小周,你还小......”

话头被周泽楷斩钉截铁地打断了:“我成年了。”

叶修于是没再接着说,只静静地看着周泽楷。

而周泽楷把脸侧了过去。

叶修就是个傻子也能看出来周泽楷的拒绝态度,他根本不想在这个事上和他继续交流。

心里自从知道事实后就燃起一把郁燥的火,或大或小,一直在烧。此刻它被添了一大捆名为炽怒的干柴,高墙烈焰瞬间拔地而起。

叶修刚才叙述他之所以流落小岛的遭遇,心情几乎可以说是心平气和的。那些记忆在脑海中突然浮现,但都离他本人隔得很远,像是水里被人强行灌进一杯油,泾渭分明的不融。他是主角,却也是旁观者,冷眼相看,毫无触动。

然而意识到周泽楷软硬不吃死活都要扒着他,甚至不惜闭塞视听,自欺欺人,几次被强硬拒绝都毫不在意,他却感受到了意料之外的巨大愤怒。

所以呢?这么放着你不管吗?叶修在心底冷笑,和轮回的协作不知要持续多久,上战场更是不可避免的事情。难道他要就这样让这件事遮掩而过当它不存在,然后让轮回的主将,荣耀大陆眼下第一人周泽楷一意孤行地奉他为追求对象,伏低做小千般讨好,折腰讨来他一点眼光,并为此欣喜若狂吗?

——绝无可能。

不说周泽楷是他颇为欣赏的后辈,光说他养了这条人鱼这些日子,相依为命的生活所造就的亲密关系,都决不允许这条人鱼为了谁自我奉献到那个程度。哪怕那个人是自己也不行。甚至只是这么在脑内一想,不知从何处而来的怒火都无法遏制。

怒火烧得太厉害,烧得他理智都有些不清,所以他也没有去想,为什么一个后辈,一条无亲无故只是与他一起住了十来天的人鱼,会让他情绪波动如此强烈。

他不假思索地说道:“小周,你得搞明白你自己的心情,要是真喜欢,早我在嘉世的时候你就该看上我了。叶修与叶秋的区别,无非就是叶修多救了你一命。联盟我们认识几年,这里我们只相处了十几天。你那是感激,但不值得你放下身段,更用不着以身相许。你是轮回的代表,这个......也该注意一下轮回在外的面子。”

周泽楷偏着头睁着眼睛看着一边的墙壁,听叶修看似理智地给他分析完了。

他其实眼眶里含了一点泪,胸口也有一点堵。可是叶修说让他注意轮回在外的面子,是觉得他不够自重吗,他现在不能转过去。其实平时周泽楷的情绪波动都不太多,或者说,少得可怜,可是看到叶修他就能听见自己心脏不断跳动的声音,上下冲撞,叫嚣放肆,让他总是把握不好和这个人相处的度,因为他总是下意识地想要离他更近一些。

他其实明白叶修的意思,叶秋一直很欣赏他的能力,觉得他能站在大陆最顶尖的位置,拥有最无可置疑的荣耀与骄傲。叶修不明白他的心情,却希望他不要为了自己抛弃骄傲。

叶修一直都这么好。可是他不喜欢周泽楷。

周泽楷觉得自己忍不住了。

他突然扭过头去,眼角通红,目光里藏着不被理解的愤怒与不易察觉的委屈。他猛地抓起叶修的手,狠狠拍在自己心口位置。幅度之大,带起一声闷响。

动作突如其来,叶修没有防备,猝不及防按上一叠急促紊乱的心跳。

周泽楷漂亮的眼睛里泪花都在打转,但依然恶狠狠地看着他。

叶修并不能看懂那双眼睛里的复杂情绪,他像是被灼伤一样想收回手。

周泽楷用力捏住他的手腕,死死按住,哆嗦的嘴唇几次开合,费力地说:“现在,不是代表,是周泽楷。”

叶修,你看着我。他的眼睛望向对面的人,无声恳求。

一滴滚烫泪水滴落手腕,叶修神情难言,与他对视。

周泽楷让那只手去听他的心音,神情坚定:“叶秋很厉害,要尊敬。”

他抬起另一只手指向自己被按住的心脏,一字一顿:“我喜欢叶修,把他,放在这里。”

叶修的手突然剧烈颤抖起来,五指卸下力气,颓然失去了顽抗的意志。

周泽楷却放开了他的手,改为握住叶修的肩。他看着叶修的眼睛说:“叶修,很真实,哪里都好,都喜欢。”

叶修深深地吸进一口气,却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

其实他应该道歉,周泽楷一颗真心被他说得一文不值。这个世界上最不可以轻贱的东西就是真心。一腔孤勇,情深意重,逆世人蜚语流言而上,向意中人指着一颗丹心掂量真假。

可是他又有一些令自己心神动摇的疑惑。小周说的几句话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可是为什么简简单单几个字,会像是一桶冰水,浇得他心头无名怒火尽数消弭,甚至于火熄草长,世界转眼回春,暖风如同情人手指,缱绻直往心上缠。

叶修说:“小周,对不住,刚才那些话是我不对,你......等等我,等我想明白再回答你。”

周泽楷毫不退让,直觉告诉他,如果现在放开手,可能真的就再也得不到回答了。青年没松手,反而半个身子前倾,温热呼吸直接打在叶修面上。

他低声问:“那我可以,亲你吗?”

狡猾的人鱼没有给对方拒绝的机会。在说完那句话的同时,已经扣住他的后颈,结结实实用嘴堵上了叶修的嘴唇。

叶修瞳孔下意识一缩,放在身旁的手指颤了颤,然后慢慢地蜷起。

没有推拒。

人鱼完美的脸在他眼里放大到极致,他闭着眼睛小心翼翼地舔舐叶修的嘴唇,睫毛翘起如新月,微微翕动,上面还挂着一点摇摇欲坠的泪珠,像是什么百转千回难以诉诸于口的祈求。

一滴苦咸的液体顺两人挨擦的肌肤流下来,挤进嘴里,一点伤心的涟漪。

叶修听见自己的心悠悠哀叹了一声。

没办法的,他拿小周真的没办法。

承认吧,喜欢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啊。

下一秒,他抬起手,捧住周泽楷的脸蛋,鼻尖蹭着他的鼻尖,和他贴得更紧一点。

换来周泽楷片刻的呆滞与其后瞬间狂化的攻城略地。

唇瓣紧黏舌头交缠,他不敢置信地用气音叠声低低地喊:“叶修...叶修.......”

唇舌濡沫,叶修笑得眼睛一弯,含含糊糊地说:“乖啊,小周。”

荣耀联盟十一战期初,轮回之海上报联盟,在荣耀大陆正西侧勘测出数块不为人所知的大陆,联盟经调查证实此消息。

调查还带来了一个令人极其不虞的情报。西大陆群诸国早已达成共识,对联盟诸国采取渗透蚕食的阴损手段,从战绩卓越的领主国开始,策反士兵,结成策反组织,潜入高层,谋害联盟最顶尖战力。

情报一出,领主诸国皆大骇。

荣耀联盟十一战期中,轮回宣布与嘉世,霸图,蓝雨等国结盟,共同退出此战期,同时联合出征,剑指西大陆。

嘉世叶修携手轮回周泽楷,阵前连斩西大陆三员大将。

剑之所向,无不披靡。

结盟诸国于轮回之海绞杀西大陆五支精锐之师,西大陆不愿继续折损兵力,传达和谈意愿。

荣耀联盟十一战期末,西大陆与联盟签订合约,西大陆开放赔款,换来以联合组织的形式加入联盟,参与战季的机会。

至此,荣耀世界联盟基石奠定。

叶修是在收兵回荣耀大陆的当晚察觉到的不对。

“您已完成当前阶段实测内容,实测完美契合度为99.99%,是否接受修复受损数据库?”

叶修:“接受。”

“受损数据库已修复完毕,将在一小时内弹出强制退出登录界面。”

叶修:“......”

记忆就像漫天的海浪,自高处堤坝口决堤而下,淹没了他。

他的直觉并没有出错,这的确不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全息网游发达的22世纪,最为全民化知名度最高的全息网游荣耀拥有全世界最为顶尖耀眼的全息网游战队。这些明星战队俱乐部把控粉丝的狂热信仰与大量的资金流水,是游戏公司也不能小觑的存在。

这次荣耀所属游戏公司与全世界各国精锐俱乐部联合研发一款作为荣耀周边上市的网游。不同俱乐部对应游戏中不同属国,俱乐部根据玩家加入数量与活跃程度享有提成,而每个俱乐部都具备自行进入游戏测试并拍摄先行前传的权利,作为吸引玩家加入的手段。叶修作为嘉世战队队长应俱乐部研发部门的请求进入网游,分不同阶段进行游戏测试与拍摄。

时间过得很快,叶修从记忆的冲击里回过神来,一看时间,只剩下最后十分钟。

他偏过头去,看向睡在自己身边的周泽楷。

考虑到作为周边游戏的资金问题,内测邀请人员又只有职业战队,故而只设一个服务器,各俱乐部商定好各自测试时间段进行互不干扰的拍摄。

所以这个小周,不会是现实里那个叫他一口一个前辈的轮回枪王周泽楷。

他只是他的小周。

一个智能引导AI,引导玩家走向完美结局。

叶修伸出手,轻轻摸了摸青年的脸庞。触手温凉,月光之下依然如玉。

青年眼睫微一颤动,在他无声的注视之下睁开双眼。

四目交接,周泽楷垂下眼,安心地将脸贴在叶修手掌上。姿态温驯而眷恋。

叶修沉默着看他,十分难得地失语了。他心里有些难受。

这条傻鱼说喜欢他,他全心全意地把他放在心上,赴汤蹈火,甘之如饴。

可是那是假的,其实这里小周是个数据堆出来的npc,嬉笑怒骂再生动,也还只能是写满代码的一张白纸,现实里轻飘飘一阵风就能把它吹起来,假得不能更假。

叶修看什么都总是看得很明白,但其实有些事情,不是越明白越好的。然而人啊,总要吃过教训才会懂得道理。更有甚者,就像叶修,宁可多吃几次教训,也不愿服从于所谓的道理。

青年抬眼看他。

他沉默片刻,然后说:“小周,我要走了。”

青年瞳孔猛地收缩,啪的一下反手紧紧握住叶修手腕。叶修没挣扎,他笑了起来:“小周你还记不记得,咱们第一次见面,你刚醒过来的时候,我们俩也是这么个动作。不过那个时候,是我握着你的手。跟非礼似的。”

“叶修......”青年没见过叶修这个架势,他突然意识到叶修可能真的是要离开了,要去到他不知道的地方去,他心口慌乱不知所措,只好徒劳地抓紧手里那一点温热。

但是徒劳所以被称为徒劳,正是因为它是无用的。

叶修的身影在他面前渐渐透明起来。他斟字酌句地坦诚道:“有些事情不受我控制,我现在必须得离开了。但是小周,我不骗你,如果我能控制,我还是会选择离开。”

那一瞬间,青年眼中流露出的惶恐情绪几乎绝望狰狞地破碎了。

他下意识露出迷茫的神色。

叶修叹了口气。用额头抵住他额头,说:“小周,你冷静一点,听我说完。”

青年浑身僵直,眼珠像是被焊死在眼眶里,呆滞地看着他,眼眶里装着一捧泪水。

他眨一眨眼睛,那些滚烫的液体就扑簌簌落下。

仿佛那就是他的所有真心了。

叶修把声音放得更轻一些,像是洞悉了什么的无奈,又像是怕惊扰了什么:“我还有没做完的事情,所以现在就得走了。但是别怕,我还会回来找你的。小周,你什么都没做错,你......是个很棒的人,我从没想过你能做得这么好。所以,就算你其实什么都不明白,我也还是喜欢你。特别特别喜欢。”

周泽楷骤然睁大双眼。

轻飘飘一个亲吻落在周泽楷的唇上,叶修周身透明得有些飘忽。

“叶修!”周泽楷猛地挣开全身无形的枷锁,粉身碎骨的疼痛没顶而至,他痛得浑身发抖,生理泪水夺眶而出。但是青年已经无暇顾及那些了。

他伸出颤抖的手向残影挽留,像是垂死的人拼命祈求死神垂怜:“不要走,”他绝望地说,“我知道的......我喜欢你,你不要走。”

叶修的脸已经淡的看不出轮廓,周泽楷根本瞧不清他的表情,也不知道他听见没有。然而下一秒残影倏忽化为光点,安静地消散在空白月光下。

没留一点痕迹。

青年茫然地伸着手臂,颤抖从指尖蔓延全身,眼眶里不知觉噼里啪啦坠下泪水。大片大片的水泽,浸得衣角湿透。

他茫然地捞了一把空气,心想,叶修呢?

叶修去哪儿了呢?

他把他的心上人弄丢了。

不该对着叶修的逗弄缄默,不该在答应陪他返回嘉世时迟疑,更不该因为他和旁人走得近而患得患失。因为珍贵的东西从来都过时不候,现在它们一起离开了。


....还没完!是甜文!宝贝们信我!接下来都是糖!!!不甜我直播吃屎!

小剧场:

(俩人好上之后)

小周周超敏锐,睡觉的时候有人靠近都能一尾巴甩开老远。

老叶困惑:为啥你在我家醒过来的时候没有给我来这么一下?

小周:“......”盯

老叶举手投降:好好好知道你喜欢我。


评论(10)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