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无摇

甜饼饼。

【周叶】我们人鱼怎么就不能谈恋爱啦(7)

腰板笔直地带着糖来更新了。得意地搓手手。


实验室器材繁杂,高耸穹顶嵌一块透明内髓,天光下澈。房间中心却是空旷的,摆放了一个连接房内众多仪器的营养舱,一个黑发男人沉睡其中。

天顶漏下的一块光斑安静伏在地上,随着时间缓慢变化。最先开始有明显波动的是意识检测仪,显示屏上的线条在一众研究人员的目光注视中陡然起伏,一阵上下起落之后归为直线。

叶修平静地睁开双眼。

他取下头上的精神游戏盔,摁下舱门开关,揉了揉额头站起身来。

眼巴巴蹲在仪器旁边的嘉世研发部门工作人员与战队队员顿时蜂拥而上,众星拱月地围住他。有人问效果有人问感受,还有人浑水摸鱼地意图摸一把大神小手。叶修刚退出游戏一口气没回过来,恍惚听见一千个黄少天在他耳边深情高唱哈利路亚5倍速版。

“叶队辛苦了,感觉怎么样?”

“啊啊啊叶神视角的前传!实在是太期待视频出品了!”

“叶队这次的角色实测经历应该很完美,机器给出评分相当高。要是就用这份资料做前传玩家代入角度,绝对能狂吸一大波玩家选嘉世的角色。”

叶修一把掀开某个黏黏糊糊扒着他不肯走的研发部粉丝,有点咋舌:“研发部还真有脸说,你们真是粉似黑。这才第八赛季呢,我一进去里头原住民就告诉我,第十赛季都完了,轮回拿了三冠成了王朝,我身为嘉世队长的心情你们能体会吗?”

研发部们哭唧唧:“对不住啊叶哥,但其实这个设定是综合了粉丝投票和俱乐部投资决出的,我们也很绝望......不对啊!”一个女员工突然推了她最近的上司一把,震惊道:“为什么这次嘉世的实测部分里会有轮回战队?!这个实测内容时间轴不应该在联盟最初建立嘉世三冠王那一段吗?我们就是觉得没人能打出真斗神的风采才让你亲测的啊?”

叶修也愣住了。

场面极其尴尬。

在场的测试员瞬间都疯了。他们纷纷拥到机器转录出视频的屏幕前去看,结果看到了一个一脸懵逼的失忆叶修,顿时天旋地转五雷轰顶!

“卧槽卧槽卧槽!”一个白白瘦瘦的程序员震惊捧脸:“不愧是叶神!就连实测部分导入错误造成资料都没接收到还能打出完美结局!叶神!男神我嫁!”

叶修把他的小声嘀咕听得一清二楚。心想难怪哥摸索那么久还不得其门而入,只能困在海岛上跟小周培养感情,感情是打错了副本。不但没有金手指,还在一开始就被自己人怒砍几十刀血线差点归零。

他呵呵一笑,说:“并不会娶你,还要投诉你。”

好看得天怒人怨的手握着手机一扬,社交软件对话窗上大大的“经理”二字深深刺痛了小粉丝的心灵。

小粉丝嘤咛一声捂住胸口,还没来得及振臂高呼男神无情无义无理取闹,就被一茬接一茬再次簇拥到叶修身前的技术大神们冷酷地丢了出去。

程序员们眼含热泪,连声追问叶修测试体验。叶修这次算是用高超的大神技术强行扭转了技术部门的重大失误,堪称力挽狂澜,技术宅们劫后余生万分侥幸,回过神来态度十分狂热,简直兴奋得想合力把大神举高高。

叶修从善如流,一一答复了研发部技术宅们的询问。然后转身叫住其中一名数据监控中心的负责人员,询问他自己能否问一点更私密权限的话题。

对方确认他的权限之后爽快答应了。

叶修从他手里接过存储了系统自动导出视频的移动数据卡,微不可见地吐出一口气,脸上终于显出一点真正的放松神态来。

“叶神想问些什么?啊,对了,这回这事得先给你报备一下,”监控中心负责人忽然想起什么,给叶修放了一记他始料未及的马后炮,“这次数据丢失的原因虽然还没有进行彻底调查,但是基本已经可以确认是由于技术人员监督不力,加上连轴转的几场测试记录BUG占用了大部分记录仪器,导致我们没注意,就在轮回战队的实测时间里和他们同时进入游戏进行实测。因为同时还有大量数据脚本运行,结果服务器就半崩溃了,数据库大部分损坏。数据导入出了问题,应该放给你的游戏背景设定记忆包都被隐藏了,所以,那个,虽说之后老板肯定要罚工资吧,但是应该不至于裁员,我们技术部还是要跟你说声多谢,真是多亏你操作给力,起码没把这事儿彻底搞砸......”

叶修本意是打算再跟负责人磨一磨,找个保存他游戏进程进度的办法,最好能把服务器复制一下,能让他长久地进入那个有人鱼在的游戏世界。但他刚听负责人说了几句,捏着数据卡的手指尖就是一顿,泛出点不易察觉的白。

他抬起眼,重复了一句对方刚才的话:“我们在轮回战队的实测时间里和他们同时进行了实测。”

负责人有点摸不着头脑,但还是点头,说:“是啊,”话头一转,又有点心虚地笑道:“说起来这次数据损坏,不知道轮回那边的测试人员是谁,不过应该也受到一部分冲击影响,说不定也失忆了,”罪孽深重的负责人有点垂头丧气,但面对几乎对整个研发部有救命之恩的叶修还是挤出了个难看的笑脸,“也不知道能不能像叶神这样顺利完成测试与拍摄,待会还得和他们交接赔礼。”

叶修坐那儿没动,他突然出了神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负责人不好打断他的思绪,只能安静坐着等他回神。

叶修突然往前倾了倾身子,几乎是有点兴冲冲地问负责人:“道歉方面,由我出面成吗?”

负责人吓了一跳,连连摆手:“不不不叶神,这次本来就是我们办事不力坑了你一把,怎么好意思还让你给我们擦屁股!”

叶修随意向后一靠,懒懒一挑眉毛,笑道:“那就是可以了。”

没等负责人再推辞,叶修一拍膝盖站了起来,不容置喙地说:“小事儿,都是一个战队的,还讲究什么,”他直接大步子朝门外迈过去,背对他凌空挥了挥手算招呼,“你回头把轮回那边儿联系方式发我,我还有点别的事儿,先走了啊。”

负责人呆呆地愣在原地,看男人离开的背影,心想刚才真该把叶神问他要道歉权限的眼神打印成实体照片,放到网上去说不定就能拍出个他养老费的着落来。

那眼神实在太难以形容,像是有人突然把银河系的星星都倒进一杯澄澈雪水之中,光芒在水分子间横冲直撞,又骤然四散折射,耀眼得像要点燃什么。

看得他一个直男都心脏砰砰跳,叶神他到底是为什么突然这么开心啊?!

叶修刚迈出研发部大门,就被苏沐橙揪住了。

她笑嘻嘻地用手比成抢,食指抵在叶修太阳穴,嘴里模仿枪声:“砰——”

叶修十分给面子地应声一歪身子:“啊!”

苏沐橙哈哈笑了起来,然后拉起叶修朝门外走:“哥哥说你今天做了回救世主,晚上要请你吃,吃完了顺便组几个人一块去抢野图BOSS,你觉得怎么样?”

叶修耸耸肩:“你都这么说了,我要是拒绝岂不会被他找机会打爆?”

“谁敢打爆我们叶神?想自杀直接上天台,干嘛还得来这么一出,”含笑男声从回廊尽头转出,眉眼清秀的青年朝走廊上悬挂的大幅叶修与一叶海报一指,他唇角微微下撇,戏谑道,“这可是我男神啊,我哪儿舍得!”

叶修皮笑肉不笑:“彼此彼此,男神男神。”

苏沐橙捂嘴作呕,三人勾肩搭背笑成一团。

晚上吃的是火锅。锅盖一揭,热气腾腾白雾如云,食材在沸汤中一滚而过,烫出浓烈香气。

像是人在千丈红尘中奔走,纵然仓皇缠缚,所历也并非全然的苦难。

叶修回了公寓,在落地窗前对着黑夜呵出茫茫的雾气,拨通了白天研发部工作人员给他传来的轮回联系电话。

嘟嘟三声响,通话被人接起。

窗外黝黑的夜幕里开始显出细碎稀疏的白色碎片,而后逐渐坠落,逐渐密集。天地间都飘落着幽幽雪白的羽毛。下雪了。

叶修浅浅呼出一口气,就着电话里的沉默,用空闲的一只手在玻璃雾面上划拉几下,画出一个眉毛耷拉眼睛圆圆头也圆圆的沮丧表情。

他听见自己的心跳了,在这寂静万籁之中,砰砰砰,是似曾相识的频率。

叶修咳嗽一声,清清嗓子,捏出一把矫揉造作的声音问道:“喂?请问是轮回战队吗?这里是嘉世战队。关于今天白天发生的同时实测意外事件,我们需要在这里向贵俱乐部致以真诚的歉意。”

对方迟疑了一会,才含含糊糊地低声说:“嗯。”

分明只是几个小时的分别,叶修有点愣神地想,这个人语气里失落占几分,生气占几分,他怎么似乎已经听不出来了呢。

小周那个时候在游戏里,应该也受到了数据损失的冲击,失去了现实世界的记忆。说起来记忆也是人的一部分,现在这个小周,才是真正的,完整的小周。他有自由的行动与思想的权利,举手投足都迎合自己的真实意愿,一切对他都有益无害。

只是有一点。

叶修踌躇犹豫,手指不由便握紧了手里的通讯器。

叶修说:“嘉世为轮回俱乐部准备了赔礼,但需要回答一个验证问题,才能继续商讨相关事宜,”他解释说,“就是验证码。”

声音隔着人间迢迢山与水,在电话那头失了真。千里开外,接电话的那个人垂下头,低低问:“什么。”

叶修没再给自己迟疑的机会,开门见山地问:“那么请问轮回的周泽楷先生,嘉世的叶修现在在哪里呢?”

一言落地,天地无声,唯有落雪簌簌。

然而谁知道谁的心里会不会有石破天惊地动山摇呢。

话筒里传来细不可闻的呼吸声,吸气短暂呼气急促,一声压住前一声,狼狈如哽咽。

叶修又向玻璃呼出一口气,盖住了原本画出的那个小哭丧脸。

好像时间被拖得很长,好像过了很久很久,窗外的世界都被茫茫落雪映得微微泛起荧光。

电话另一边的青年终于鼓起勇气,强迫自己去面对现实,无论现实将带给他的是巨大的惊喜,还是无物能够与之媲美的落差。他稳住声线,说:“叶修是......我的心上人。”

“他在,我心上。”

叶修蜷起良久的手指终于松开,指尖微微打颤,他眼里有一个赌徒,满怀倾世的绝勇。

而因为对方是周泽楷,他注定在这赌桌上战无不胜。

周泽楷沉默地举着电话,等待最后的审判。

然后天降救赎,他听见熟悉的声音穿云破雪,为他而来。

“恭喜小周,通过验证。请轮回代表人于下周一上午十一点在S市x路口公交站等待嘉世人员协商相关事宜。”

他闭上眼睛,轻轻说:“好。”

——我很想你,叶修。

周泽楷赤脚踩在家里的毛毯上,和叶修同时挂了电话后,他有些雀跃地来回走了几步,才意识到脚掌一片冰凉。

但他没有急着去找拖鞋。他赤脚慢慢走到屋子的落地窗前,远眺并没有飘雪的上海夜幕。

他对着玻璃鼓起嘴,呼出一口热气。然后就着那一小片白雾贴着的玻璃,伸手画出一个眼角耷拉嘴巴上翘的坏笑小人。

此时此刻,千家灯火,不如一人心上化雪逢春。

叶修坐在公交上,百无聊赖地看着车窗外的S市街景。

离约定时间还有一个小时。

移动终端在手腕上疯狂震动,叶修嫌弃皱眉,戳开不停闪烁的窗口。

一大段文字顶着黄少天的头像弹了出来。

“叶修叶修你不会是要去见那个轮回的周泽楷吧!我跟你说他这个人长得是还能看,但是心机很深沉的!上次蓝雨和轮回打友谊赛他对我们的后辈可是一点都没有留情!多么可怕啊,而且他还被称为全联盟最能射的男人!你确定要就这么一个人去和他见面吗!你本人又不能打,我可是很担心你的!”

叶修啧了一声,单手打字回复:“没点儿心机能当职业选手?黄少天你说别人怎么就不能先看看你自己呢。再说了,能射是好事儿啊!”

对方秒回:“我靠靠靠靠老叶你怎么这么猥琐!你不会其实早就惦记上周泽楷了吧!他除了脸好一点也没别的了啊!还不爱说话,闷葫芦一个,和他呆一块你会闷的!”

“少天大大你除了垃圾话厉害一点也没别的啊,和你呆一块我还会烦呢。”

另一头的黄少天被伤害得抱头痛哭,然而出于对小伙伴人身安全的担忧,他并没有放弃劝说叶修:“老叶你这个人怎么一点道理都不讲,还总是对我人身攻击,我这可是怀抱着拯救失足选手的伟大信念来劝你,你你你居然敢嫌我烦?还有啊我告诉你,我听说周泽楷他私下还偷偷摸摸跟别人打听过你的消息,言行非常可疑,肯定是不怀好意没跑了!你千万小心啊!”

“...我去,”叶修手指在屏幕上懒洋洋地点动:“我说你们蓝雨的线人手未免也太长了吧,这都知道?给仰慕我的后辈留个面子行不行?”

叶修摁下发送键,公交刚好停站,上来的乘客对后排一长溜空荡荡的座位视若不见,直接坐到了叶修身边。

叶修漫不经心地抬眼。

青年俊美的五官闯进视野,眉眼全都带着不着痕迹的笑意:“前辈。”

终端依然在嗡嗡振动,黄少天大概被他这记直球打得精神恍惚,回复的速度肉眼可见地有所缓慢:“什么他居然真的对你心怀不轨!这实在是人间惨剧啊,而且叶修你居然就这么承认了你不会真的也看上周泽楷了吧!你们要是在一起了你们两家的死忠粉怎么办,会哭断气吧,冯主席年纪也大了你别去刺激他啊!叶修叶修叶修你要注意影响别乱来啊!”

黄少天的精神实在强大,在短暂的打击之后刷屏速度恢复如初。叶修没再点开那些消息,没心思听剑圣哀嚎,干脆直接设置了信息静音。

“行了别吵了,哥约会去了。”叶修手指哒哒两下投了枚原子弹,干脆得锁了手机收回兜。

他转过头也笑了:“这么巧,小周。”

“家离酒店,很近。”周泽楷倒是一如既往地看起来腼腆,找个话题想半天,说出来耳根都有些憋得发红,和游戏里强势主攻的一枪穿云似乎全无相似之处。

不过更纯情的样子叶修也见过了,某人鱼委屈巴巴哭唧唧的画面没能被记录下来这件憾事,简直让叶修痛恨游戏系统的玩家隐私保护机制。

叶修目光从他耳根一掠而过,没再用言语压迫他,也没压住带了点笑的嘴角,语气平淡地应和:“是吗。”

 

甜吗。

亲亲我夸夸我 我能更甜。

评论(13)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