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无摇

甜饼饼。

【周叶】我们人鱼怎么就不能谈恋爱啦(8)

大家好,我叫苏沐橙,是个电竞职业选手,目前就职于荣耀联盟嘉世战队。

我有一个哥哥叫苏沐秋,和我同队。颜正技术佳,脑子还特别好使,作为嘉世战队核心之一,纵横荣耀多年,是粉丝的心头宝,经理的强心剂。

嘉世战队走的是双核心流,另一个核心是叶修。

这俩人当初是一块儿签进嘉世的。

我和哥哥第一次遇见叶修是在一家网吧。这人和哥哥连着PK好几场,居然场场都赢了。用旁观群众的话来说,就是“仗着现实里看不出来,就在游戏里照着你哥的脸狂揍”,然后他被哥哥扔了个大白眼。

叶修捧着碗,跟哥哥卖惨说,他家里不让他玩游戏,所以他离家出走了。

我哥给他一个关爱智障的眼神:“电子竞技都发展这么多年了,正儿八经的一个行当,有什么可鄙视的?”

叶修面色深沉,沧桑地唏嘘:“你不懂。”

我哥把筷子一摔,两个人差点又在网吧路人的起哄声里战了个天昏地暗。

最后我和我哥决定收留他。

我们是在孤儿院长大的,后来出了点意外,只能出来讨生活。那个时候我哥也不大,可他特别厉害,靠着在游戏里的本事赚钱,让我们两个过得很好。

叶修加入我们之后,一切就变得更好了。

荣耀这款全息网游上市后,在整个网游圈掀起的反响都是震撼级的。哥哥和叶修看中了这款游戏的价值,开始在荣耀里玩得风生水起。他们在荣耀里认识了不少厉害的人,还加入了嘉世战队创建人兼第二股东陶轩组建的嘉王朝公会。那个时候陶轩还是嘉世网吧的老板,大家的关系都很融洽。

但是哥哥好像对我给他的神枪手取名秋木苏这件事一直有点意见。

有时候他总有点让人意外的别别扭扭,哎。

那时我以为我们三个会一直这样过下去,虽然不算富足,但足够温暖。

直到叶修十八岁生日的前一天。

叶修身体一直挺不错,和他一块住了这么久,我就没见过他生病。

结果那天我才知道,平常不生病的人,要是生起病来,要比别人难受得多。那天早上,我和哥哥问他18岁生日想怎么过的时候,他半天没应声,我哥上手揭开蒙住了他脸的被子,看到他通红的脸,差点以为他在床上塞了一个人头那么大的番茄。

叶修突然发起了高烧,整个人都晕晕乎乎地蜷在被子里,双手环住腹部,眉头打了个死结,时不时嘴里还喃喃念句京片子。

我和我哥吓得赶紧把他送到医院去,去的时候我俩支了一路的耳朵,总算听清了他在咕哝什么。

他在叫他的家人。

手忙脚乱一通忙活后,医生检查了他的状况,说是炎症控制不当引发的出现高热、阑尾炎化脓穿孔等并发炎症,必须手术治疗。哥哥翻翻口袋,万幸我们出门时把家里的钱都带在了身上,险险正够。

叶修的手机被我哥拿在手里,他站在手术室门口,垂着脑袋盯着手机。

我没有爸爸妈妈,但我有陪我一起长大的哥哥。如果有一天,我需要离开我哥才能实现我的梦想,我大概会难受地把梦想往地上一摔,说那我就不要梦想了吧。

我对还在犹豫的哥哥说:“哥,打吧。”

叶修手术完了人清醒了,我和哥哥进病房看他,告诉他因为他一直在念叨家人,所以我们给他家里去了电话。

他听到自己念了一路的爸爸妈妈弟弟时,耳朵根子都红透了,满眼睛的不敢置信。但下一秒他又想起了什么,脑袋直接陷进枕头里,整个人绝望地在床上摊平,气息奄奄地骂我和我哥不够义气。

我和我哥不和病号计较,一边安慰他,心里也有些忐忑。

但我们不会让他们随意就把叶修带走的。

叶修的家人来得比我们想象还要快,当天就抵达了医院。来了一个漂亮气质的阿姨,一个看起来就非常严肃的大叔,和一个长得跟叶修几乎没差别但气质十分正经的男孩子。我有点好奇地偷看了他一眼。

他忽然就转过头来向我和哥哥礼貌地笑了一下。

感觉真是好神奇。

那个叔叔走到病房门口,脚底下像是抹了强力胶,一步也迈不进去了。

阿姨先是匆忙地朝我和哥哥道谢,我有点羞窘地摇头说不用谢,她又伸出手来勉力微笑着抚摸了一下我和哥哥的头,然后转过头去,气冲冲地用力推搡了那个叔叔一把,把手里拎着的包往他怀里一扔,带着叶修的弟弟进去了。

门口只剩下我,我哥和那个脸色黑黑的大叔。

他也朝我和我哥郑重致谢。我听出了他的声音,之前往叶修家里打电话,就是这个叔叔接的电话。他一说话,我脑海里就冒出两个红底黑字:严肃。

难怪叶修要离家出走......我忧心忡忡地想,但是叶修其实又很想念他。

哥哥跟他点点头:“叔叔你好,我们是叶修的朋友。”

那个叔叔也点了点头,看着我哥,嘴唇动了动,但最后什么都没有说。

我哥笑了一下,说:“叶修和我说起过您,他说您是个特别严肃的人。可我觉得其实您很关心他。”

......大叔的脸色看上去完全没有缓和一点的样子啊。

然而我哥看起来完全不在乎那个叔叔脸色如何,他接着说:“虽然说出来不太好,但是叔叔,有些事不是关心可以解决的。叶修有选择自己人生目标的权利。何况电子竞技早已经是发展完备的一个职业,他志向在此,并不丢人。”

大叔皱起眉毛,原本严肃的表情更加严肃了。他沉声问道:“你就是收留叶修的人?那你也该知道,叶修整天就是玩游戏,这样下去对社会不会有丝毫贡献,我不能让他成为这样的人。”

我蹭到我哥旁边,他拉住我的手,转过头去跟黑脸叔叔解释道:“谁说没有贡献,电子竞技每年都会开展国际赛事,盛大不输给其他体育赛事,这也是为国争光的一种形式。您不能带着有色眼镜来看待这个职业。”

哇,对面大叔脸色又黑了一层。我捏了捏我哥的手,转头和叔叔说:“抱歉叔叔,叶修他既然选择了现在的生活方式,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就应该被尊重。如果他不回家选择留下,我们作为他的朋友,也愿意继续和他一起奋斗。”

大叔质问我哥:“可是他现在几乎没有独立经济能力,你家长辈就愿意这么一直收留他?”

我哥脸色淡了点,说:“我和沐橙是孤儿,家里没有长辈。”

我一个没绷住,也插了嘴:“叶修和哥哥两个人都能养家,很厉害的。”

大叔脸上出现懊恼与歉意混合的神情,虽然脸还是很黑,但马上就跟我们说了句对不起,态度还挺诚恳端正。其实我和哥哥并没有责备他的意思。两个人从小一起生活,总会听见一些风言风语。有些话听了就该被忘掉,忘的次数多了就听不见了。我和我哥不需要道歉,也不需要同情。

这时候身后病房的门开了,那个看起来温温柔柔的阿姨一把拉过大叔,语气有点小凶:“够了老叶,你别说了,有时候人孩子都比你懂事儿,”阿姨皮肤很白,就显得有点泛红的眼眶格外显眼,“我刚和老大聊了聊,这么久没看见,人都瘦了。我还是不忍心,就这样吧。反正我身上掉下来的肉,多疼也不过分,我是答应了,你爱怎样随你自己。大不了老大到时候回B市不回家,我和老二出去见他就是。”

......阿姨你没有看到大叔的脸已经黑成锅底了吗!虽然有被阿姨对叶修体谅感动到,但我还是紧张地抓住了我哥的手,有点害怕大叔突然发怒。

门里又走出那个和叶修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男孩。他对大叔轻声说:“爸,哥他睡了,让我跟你说平时少吼人,他在房间里听你声音都没听出是你来。”

大叔:“......我看他是根本就不记得有我这个爸!”

我和我哥:......

虽然一起生活了这么久,但还是不得不说,叶修实话实说的性格,真是很让人为难啊。

大叔有点冒火地冲我们点点头,转身就要拉着阿姨离开。叶修的弟弟没在第一时间跟上,反而趁着那点时间凑过来,冲我和我哥露出个笑脸,说:“多谢你们收留我那个混账哥哥。放心吧,这次我妈松口了,我爸肯定也坚持不了多久。到时候我还会再找机会来H市玩的,混蛋哥哥这些日子就要拜托你们啦,这次也真的非常感谢!”

他笑起来和叶修就不太像了,温文尔雅彬彬有礼的,不像我和我哥熟悉的叶修,笑起来总会吊着嘴角耷拉眉毛,特别嘲讽。

好吧,看在那张白白净净的脸的份上——嘲讽也挺可爱的。

我哥摇摇头,说:“都是朋友。”

我笑嘻嘻地摇摇拉着我哥的手,说:“放心吧!”

后来荣耀职业联盟成立,陶轩联系我哥和叶修,出资想成立嘉世战队。但中途被叶修家里人横插一脚,据我哥悄咪咪和我说,他们觉得自己家可能风水不大好,养出来的都是傻儿子。想到事关签约合同,那可是学历水平不高的叶修和俩没长辈看管的小孩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生活根本来源,只让我们仨就这么随便和一个网吧老板签下着实不放心,为此叶修妈妈特意抽身来了一趟H市和陶轩面谈。

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谈的,最后商谈结果是聘请了一个专业水准颇高的战队经理,而陶轩放弃了战队经理这个职务,退而当了嘉世战队的第二大股东——不要问我第一大是谁,叶爸爸那么严肃正经一个人,怎么能给人知道他跑去当电竞战队的股东,当他不要面子的啊?

叶修他们问陶轩真的没问题吗,陶轩笑笑说他觉得这样反而很好,这样也可以多花一些时间在荣耀上,不用操心太多。阿姨私下也和我哥说,以陶轩的性格当个网吧小老板绰绰有余,要胜任战队经理这个职务,可能有点勉强了。

叶修想了想,点头说也对,那以后咱们公会就靠老陶你多多出力管理啦。

之后我们都搬进了嘉世的宿舍,虽说肯定不能算豪华,但也比之前的住宿条件要高出不少。叶妈妈带着叶修的身份证来看他,照例笑着摸了摸我和我哥的头,然后用宿舍的厨房给我们做了一顿饭。

真香。

叶修低头吃饭,吃完一碗阿姨自然而然接过他的碗又给他盛了一碗。可能是饭菜太烫,他说谢谢妈的时候声音有点哑。

我跟哥哥就当没听见,各自埋头扒饭。啊,四喜丸子真好吃。

第一赛季哥哥和叶修出道,横扫联盟,所向披靡,战无不胜。

特别帅哎嘿嘿。

就是沐雨橙风的粉丝在得知女枪炮师操作者是个男孩子的时候有过一点小小的心梗。当时叶修还给家里去电话嘲笑我哥,结果中途他爸路过听见了,给他劈头盖脸一阵骂,说他有潜在的性别歧视意识,还说他今年不许回家过年。

看他灰溜溜挂了电话,我和哥哥心照不宣地往他面前一戳。我哥摆出叶爸爸那张大黑脸,我模仿阿姨那个总是看热闹的微笑,一起双手叉腰冲他说:“今年过年不许回家!”

叶修:......

叶修微笑着拍拍我的头,转头就把我哥撵得上蹿下跳。

而我在被禁了整整一周的电脑之后,深刻体会到了被叶修惦记上的恐怖。

嘉王朝的神话一直延续,直到第四赛季我用我哥的秋木苏出道,同时期出道的还有一大批优秀的职业选手。本来是值得高兴的,可惜嘉世丢了冠军。比赛结束当天我哥和叶修两个人一夜没睡,窝在投影放映室研究了整整一晚。

第五赛季又捧回了奖杯,叶修和我哥带队起身领奖的时候舞台下边的粉丝齐声纵情高呼,疯狂的音潮好险没把场馆的顶给掀了。我哥笑得十分可人,叶修笑得一如既往的嘲讽,但是他的粉丝们硬要把那吹成“成竹在胸的淡然笑容”,第一次听见这个评价,全联盟职业选手都被吓得够呛,纷纷在聊天群组里刷起了表情包,感慨这个世界实在太疯狂。

第六赛季惜败蓝雨,他们的那位剑圣实在可怕,喻文州一笑我背后也老发凉。

第七赛季是最惊险的一个赛季,嘉世差点就输给了微草,真的就差一点点——唉,我想比赛结束当晚又有两个人不用睡觉了。

最好的时代,强者之师云集,龙争虎斗各有风采;最坏的时代,嘉世之下,再无王朝。五冠的嘉世,被电竞媒体疯狂追捧,杂志也纷纷造势,只要嘉世再拿下一个冠军,未来几年内没有队伍能出其右。

然而第八赛季,轮回却成了最令人措手不及的一匹黑马,周泽楷的一枪穿云就像他那张联盟第一的脸一样令人万分惊艳。华丽的打法我哥也有,可周泽楷的华丽又与我哥有截然不同的部分,他的华丽里居然还有点叶修的土味儿......场下观众也是醉得不行,最醉的还是叶修居然成了开局就被送下场的人,这个战术与其说是心脏,不如说是胆大包天。可见周泽楷这个人,不简单。

打完了我哥和叶修两个人脸色都差得跟被人喂了只南方特产大蟑螂似的。

俩人下了赛场直接就从选手专用通道溜了,我就慢了一步,人都没影了。

我站在在空荡荡的通道,突然听到背后传来有点急促的脚步声。一转身,就看到通道入口站着刚才把全嘉世都气得够呛的某人。

他还穿着刚才比赛时的队服,外套被他直接抓在手上,他微微喘气,看着除却我就是空无一人的通道,脸上露出一个有点失望的小表情。

虽然我坚定地站在叶修和我哥这边,可是看着这么大个人这么扎着手像个被抛弃的小朋友一样站在原地,心里居然涌起了一点诡异的同情。我鬼使神差地问:“周泽楷选手,有什么事需要帮忙吗?”

他没吭声,目光落在我手上,呃,是叶修的队服,这人走之前都忘了拿。

周泽楷摇了摇头,说了声谢谢就走了。

唉,总觉得他看我眼神有点儿奇怪,错觉?

联盟都说周泽楷是个老好人啊?

等回到嘉世,果然又是一片黑漆漆,只剩投影室的窗户缝冒出的一点荧光。

好吧好吧,你俩接着耗,我去泡两杯绿茶。

话又说回来,我除了我哥,真还没见过像叶修这样全身心投入荣耀的人。

他专注起来总有种说不上来的吸引力,也难怪见过他认真对战的粉丝都变成了坚定的叶吹。那种气质无关外表,只是一个人最本质的精神凝练的体现,哪怕他只是在键盘上动动手指,都有令人安神定魄的气定神闲之感。

所以——

当我察觉到叶修可能在谈恋爱的时候,我是真的,真的,真的非常想要揪住头发放声尖叫。


大概晚上还有一章。

私设如山。联盟女神她心里苦。

评论(9)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