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无摇

甜饼饼。

【周叶】我们人鱼怎么就不能谈恋爱啦(9)

叶郎君拱手材料讨妻欢,俏人鱼不辞千里夜追夫。

今天的联盟女神也并不开心。

我真是越来越有病了。

一切不对劲都是从去年冬天叶修帮着研发部实测了那个荣耀周边的游戏后开始的。

那个游戏简直就是潘多拉的盒子,都不知道放出了什么倾国倾城的祸水。

那会儿研发部闹了个挺大的马虎,好在叶修游戏意识过硬,操作实在精准,才把眼看着就要脱轨的任务给拉了回来。但他从游戏里退出之后,整个人就有点奇怪,总觉得他心上还挂着什么要紧的事,那天晚上和我哥还有我吃火锅的时候都有点心不在焉。不过想到他刚耗了不少精力在游戏里头,我和我哥也没多问。

没想到没过去两天,他人就突然消失了。

还不接电话。

我只能跑到职业选手的群里敲他,可大家不知怎么居然刷起了格式,一溜的“叶修,你现在在哪”,刷了足足几十条。结果过了好一会,他才弹出两个字回复。

“S市。”

我和哥哥都有点懵,好端端的叶修跑去S市干嘛,他家在B市啊。

黄少天突然没再说话,之前刷得最起劲的没在群里继续刷屏,于是聊天速度就肉眼可见地慢了下来。

我觉得这事儿有点可疑,直接去戳了黄少天。

他居然跟我打哈哈忽悠我。

要从这个机会主义者嘴里套话是件很棘手的事情,我和他互推几个太极,干脆关掉了对话窗口。

我决定等叶修回来捎上他,和哥哥一块开个家庭会议。

叶修回来是在消失第三天的大半夜,他刚打开公寓的门,我和我哥就从他对面的屋子里蹿了出去,啪的把玄关大灯摁亮。

叶修把眼睛眯起来,哀嚎道:“太亮了!”

我哥笑眯眯地反手关上门,我说:“还以为我们叶神不堪忍受嘉世高压统治,一个人秘密出逃了呢。”

他认命地举起双手:“哥真没有。”

我哥问:“连夜消失招呼也不打一声?”

叶修叹了口气语重心长:“我这可都是为了咱们嘉世。研发部捅出那么大个篓子,我身为队长,这不得过去给人好好赔礼道歉吗!”

我和我哥眉头都一抖:“让你过去赔礼道歉?”你是真嫌轮回那边脾气太好了,仗着人家干不出杀人抛尸的事儿为非作歹去了?

我哥说:“而且明明这事儿应该是研发部交由经理去处理,怎么会让你去,简直莫名其妙。”

叶修理直气壮一抬头:“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我是大神啊,经理要表现诚意,最好的方式不就是借我的名义吗?”

虽然和叶修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我和我哥还是会被这人偶尔的神来一笔惊到。虽然知道叶修肯定没说实话,但是这么久了,默契都有,他既然现在不想告诉我们真相,那就真的不必再从他嘴里去掏出一个所谓的回答。

反正来日方长。

没再继续突然失踪话题,我哥跟叶修说:“第十区快开了,你还记得君莫笑和千机伞不?”

叶修说:“巧了,我前两天刚把账号卡翻出来,明天给你。”

我哥笑了:“下个赛季有得玩儿了。”

我虽然还是有点惦记叶修跑去S市的原因,但没一会儿我哥和叶修就准备去训练室,催着我回房睡觉。

我哥痛心疾首:“你看人烟雨战队的队长,还知道每天睡美容觉呢。”

叶修没脸没皮:“都已经是大姑娘了,可没睡前故事了啊。”

——你也没给我讲过!我瞪了他俩一眼,往一人手里塞了杯绿茶,转身回去睡觉了。

接下去的很长一段时间,似乎是笃定我们不会多问,叶修非荣耀时间内看通讯器的频率简直飙升,他的移动终端终于成功摆脱仅一个摆设的地位,一朝翻身,在嘉世乃至全联盟都刷出了高得惊人的嚣张存在感。

连我哥都在跟我私下嘀咕叶修是不是真谈恋爱了。

我有点苦恼:“我当然也希望叶修能摆脱联盟单身诅咒啦,但是他要真是谈恋爱了这也太突然了......我还一点情况都不清楚呢。”

“别瞎猜了,他要说自然就说了。现在还是先趁着第十区开放把君莫笑练上去再说。”我哥做出决断。

谁也没想到,就是这么一练,居然练出了一点让我胆战心惊的苗头。

君莫笑一身装备都还是其次,那把千机伞所需要的升级材料之繁琐稀有才吓人,耗费之巨简直要直接把它送上全联盟最昂贵武器的位置。于是叶修偶尔也会下场和我们一块进网游里下本抢BOSS。

值得一提的是,我们组队队友里经常出现一个不属于嘉世的神枪手。

神枪手ID叫沉默人鱼,当初叶修第一次把他组进来时看着ID乐了挺久,也不知道他在乐呵什么。不过这人操作水平非常稳定,走位精准,虽然看不出技术水平但是绝对不会弱。而且这人不知道为什么从不说话,只在频道里打字。

一看就知道是怕掉马。

叶修总爱在队里点神枪手的名,一会挑剔人家走位慢了那么零点一秒,一会嫌弃人家伤害打得不够多。一张嘴开开闭闭,一个副本打下来突突突得最多的不是走位输出安排,而是花式挑这个沉默人鱼的刺。

我有点看不下去了,问他:“你干什么总欺负人鱼啊,我觉得他打得挺好呀。”

“这你就不懂了吧,”叶修啧了一声,“我这是对他加紧督促,提醒人鱼同学戒骄戒躁,帮助他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呢。”

我都笑了:“这么好啊?”

沉默人鱼打字:“嗯,呵呵。”

......这么乖?

我竟觉得那句呵呵是给我的,并且听出了两个字里满满的嘲讽意味。

......不可能吧,大概是我想太多了。

不过除去总是爱在言语上怼神枪手,其他方面叶修对他待遇真的没得说。虽说我们这个材料队都是嘉世的人,小号也确实都没有什么需求,但我万万没想到叶修能做到这个地步。每次出了材料,除去君莫笑的需求之外,他只在频道里问一句:“沉默人鱼之外的还有没有需求?我数三下有需求的自己说哈。”

还没等我们为他关爱自家成员的行为感动一下,叶修就大飚脑速打完了三二一,期间我们一个人都没来得及把需求说完。然后他笑了:“既然大家都没有需求,那人鱼同学,你有啥想要的,随便挑好了。”

我:......

嘉世其他小号:......

沉默人鱼挑了几样,特别有礼貌地打字:“谢谢队长。”

叶修呵呵一笑:“不客气,应该的。”

那一次副本之后,“叶神在荣耀网游里花式追求一个名叫沉默人鱼的性别不明的神枪手,为此不惜大坑队友”的消息在嘉世内部广为流传。

面对队内众人百般求证,我苏沐橙无话可说。

三人成虎,实在精辟。渐渐嘉世里开始有各式各样的叶修恋爱实锤,有人言之凿凿说有一次经过队长训练室时亲耳听见叶神在和他交往对象通讯,说情话说得深情款款,谁听谁腿软;有人信誓旦旦说他在快递点见到了收件人为叶修的包裹,包裹寄件地址是某某情趣用品网店,然后他在当天的指导战里被叶修浮空到暴毙。

流言大盛,好像嘉世的每个人都亲眼目睹了叶神不为人知的恋爱。

我和我哥狞笑着把叶修逼到墙角。

“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我朝他竖起两根手指,“第一,老实交代。”

我哥非常默契地堵住他唯一一条出路,冷酷地说:“第二,和我们二对一实体PK一次,然后再老实交代。”

叶修无奈地耸了耸肩:“队里人说的基本都不准,他们那满嘴跑飞机的习惯你们不是最清楚了么。”

“那就是还有一点是准的。”我哥敏锐地察觉到语言里的漏洞。

我目光炯炯地盯着叶修。他抹了下额头,叹了口气:“唯一准的一点,就是我的确有对象了。”

哦......

嗯?!!

我哥看起来比我还崩溃:“为什么!不是说好了把爱都奉献给荣耀女神吗?!大家都是一样每天泡在荣耀里,为什么就你突然有对象了!”

叶修面带同情地拍拍他:“我理解你的心情,但事实就是这样。如果非要一个理由的话...”他想了想,正色说,“大概是因为我比较帅吧。”

我这么多年的广告到底没白拍,虽然心里已经有一万只修鲁鲁狂奔而过,我依然维持住了脸上的笑容:“透露一下对方的具体情况呗。”

叶修沉思一秒,果断地说:“特别好看。”

我扭过头去,不忍心再看我哥脸上嫉妒得就差写明“苍天不公”四个字的表情:“是那个沉默人鱼吗?”

叶修反问我:“怎么,歧视?他们人鱼怎么就不能谈恋爱啦?”

不,我不是,我没有。我被这夸张的欲加之罪吓得目瞪口呆。

我哥小声嘟囔:“真不够兄弟,有对象了还捂得这么死,我又不会撬你墙角......”

我以手扶额,叶修在一边也听见了。

他叹了口气,说:“其实有点不太肯定,怕他其实没他想的那么中意我,先不说为好吧。”

我哥顿时闭嘴了,我也不激动了。甚至心里还有点生气。

叶修是我除了哥哥外唯一的家人,我实在不能想象有人去招惹了他,最后却要抽身而退这样的情况。虽说平时也会打打闹闹,但我从来都没觉得叶修这个人有哪里不好。他那帮画风有趣的叶吹把他吹到天上去,在我看来也不过只是加了一点小小的夸张手法,从不曾无中生有。因为他真的就有那么好。

哪怕是哥哥也没有怀疑过,他是荣耀最强。

叶修突然伸手拍了一下我的头,懒洋洋地靠在角落里说:“真不懂你们俩兄妹在想些什么,刚你们这么气势汹汹的跑过来,还以为是要打劫哥呢。现在一个个怎么又是一副我得了绝症的表情,”他摇了摇头,“哎,你们问的我可都交代了啊,记得替我保密。那我走了?”

我和我哥心里十分难受,完全不想放叶修一个人离开,赶紧一人一边扯住他的胳膊,温柔一笑:“不行,脱团是大事,得好好宰你一顿!”

叶修无奈地拖着我们俩挪去了常去的餐厅。

我一路都沉浸在对叶修情感之路的担忧里。

然而不久后世界就温柔地用它深刻的恶意糊了我一脸。

——我和我哥终究还是太天真了,居然会相信叶修的话!!!

第八赛季轮回夺冠,那个神奇的战术与令人措手不及的打法让叶修和我哥的情绪都有点波动,比完了两人急着回去回看复盘,连领奖都没参加。

后来听我哥说,他们赶回嘉世那天,叶修的移动终端响了一路。叶修少见地回了挺久的消息。他恨恨地说:“那时候就该想到,能让叶修那货在车上还认真回复的除了荣耀还能有什么,那个时候最能吸引他的荣耀消息还能有什么——轮回的周泽楷,真是老奸巨猾,心术不正,为了找对象连战术都能给人分析。难怪看回放的时候老叶思路比以前还清楚,原来是有人透底了!”

次日清晨,我和我哥还有叶修去训练室的时候,见到门口堵了个人。

帽子墨镜大口罩,这一套装备我们实在太熟悉了。我和我哥还没反应过来这来的是哪位职业选手,叶修已经快步走上前,把人帽子一摘,随手揉乱了人家的头发:“怎么突然来了?”

他半搂着人家肩膀,亲亲密密把人强行拽进训练室。我和我哥被这一出闹得有点懵,正想问一句来者何人,就见那个很自然地贴着叶修肩头的人摘下了墨镜。

——卧槽!是周泽楷啊!!!

那一瞬间,我听到了我哥内心的惊呼。

而我看着这两人完全旁若无人的亲密肢体接触,已经保持不了脸上的笑容了。我内心那一万只修鲁鲁在一起旋转跳跃毫不停歇,把我的心踩得咚咚起落。

神枪手。不说话。长得好看。轮回战队在S市。

那天比赛之后,和我在选手通道撞见。他还盯了我手里叶修的衣服很久。

我深吸了一口气。

周泽楷对叶修说:“你没有去领奖。”

“我不是已经给你发了通讯说我不去的嘛,”叶修有点无奈,“那你也不至于就这么跑来H市吧?要是给粉丝围堵了你家经理还要不要活啦。”

我哥看着他俩这格外熟的互动,终于反应过来。他问叶修:“你们这是......”

只见周泽楷听了我哥的话之后,特别委屈地看了叶修一眼。

他贴近叶修的那只手还背在身后,叶修与他贴近的那只手也背在身后。

......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想。

这两个人,不会在偷偷拉小手吧。

不会吧......

叶修叹了口气,他这个叹气方式很少见到,上一次我听他这么叹气还是我花光我第一个月的薪水给他和我哥一人买了一个华而不实的水杯。他接过礼物,摸摸我的头,叹了口气,说沐橙真贴心。

直到那个水杯坏掉被他收起来,他一直都用那个杯子来喝水。

我想,唉,应该没错了,可能还真是这个人。

下一秒,叶修拍着他身边青年的肩,冲我和我哥说:“沐秋沐橙,介绍一下,轮回周泽楷,沉默人鱼,我对象。”

周泽楷对呆若木鸡的我和我哥露出一个在我看来十分志得意满的微笑:“你们好,我是他男朋友。”

那一天,苏沐秋和苏沐橙终于回想起了,曾经一度在荣耀副本里被叶修无情压榨的恐怖,还有被依靠出卖美色上位的沉默人鱼无形嘲讽的那份耻辱。

 

 

解释下为啥子老叶当场告诉黄少却没告诉伞哥沐橙:

他那时候想到要见到小周贼开心,脑子有点短路了。

我真是粉!【顶锅盖逃】

这篇文快结束啦,不过结束之前还有个可怕的脑洞嘻嘻嘻。

评论(11)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