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无摇

甜饼饼。

【周叶】我们人鱼怎么就不能谈恋爱啦(10)

完!结!啦!

狂喜乱舞!!!


叶修和周泽楷正坐一块做日常训练,叶修突然头一勾,打了个喷嚏。

周泽楷手上动作一顿,马上把脸扭过去盯着他。

目露忧虑,仿佛叶修已经确证罹患绝症。

叶修有点受不了他这个老母亲一般关怀的眼神,直接伸手把他的头扭回去:“放心吧,哥壮实着呢,不会感冒的。”

短短一小时内已经从两人身边路过三次去饮水机接水的苏沐橙叹了口气。

他都没察觉自己为了安慰周泽楷,亲口立了好大一个flag吗。

果然每个人都躲不开“热恋中的人都是傻子”这个定理,哪怕是叶修也一样。

完成训练,叶修正想问周泽楷打算在嘉世呆多久,就看见这人低头在包里悉悉索索地翻了一阵,掏出来一张移动数据卡,塞进叶修手里。

“上次你来,”周泽楷捧着叶修的手,把他指头一个个地收拢。然后抬眼看着他,“忘了给你。”

叶修反应过来:“哦,这是轮回录制的你那个视角的游戏视频?”

周泽楷点点头。

“行嘞,这可得好好收着,”叶修兴冲冲地把卡往裤兜里一揣,却收到了小男朋友不太满意的目光,“哟,这是怎么啦?不开心?我的视频上次去S市的时候已经给你了啊?”

周泽楷慢吞吞从口袋的隔层里拿出一个一看就知道很贵的卡包,在叶修眼前晃了晃:“一直带着,想你,可以看。”

叶修心领神会,原来是在撒娇。

他赶紧给人顺毛:“好说,回头我买个卡袋,也随身带着,天天看。”

周泽楷灿烂一笑,直接把包里的卡抽出来,然后把那个卡包递给叶修:“就用这个,”他征求地看着眼前的人,又有些不确定地问,“可以吗?”

叶修:“好好好,用用用,”他琢磨了一下,“那我也给你买一个吧。”

好歹也是嘉世顶梁柱,合约工资十分可观,完全可以给小男朋友买买买。

就是这么有出息。

周泽楷眼睛一亮,仿佛叶修即将要给他买的不是个小卡包,而是大钻戒。吃软饭吃得一脸自豪的枪王同学喜滋滋打开网上商城,叶修翻翻苏沐橙之前发给他的安利清单,直接照着点开了几个品牌。

都是国际一线的牌子,设计感基本都在线。然而叶修是个除了性向哪儿都笔直不带拐弯的人,一排排商品整齐地刷出来,他顿时眼前一黑,万分抓瞎:“好像长得都差不多啊......”

他看向一边一脸沉思的周泽楷:“小周有喜欢的么?有就直说哈,都给你买。”

周泽楷目含对叶修奢侈浪费作风的无声谴责:“你挑。”

叶修受此一击,只能认命地继续往下翻。

结果还真让他翻着一个辨识度挺高的系列。那是一个来自意大利巴勒莫的手作品牌,这一期的新款主题是海洋与童话,主打款款式简约大方,内衬是漂亮的宝蓝色,金属包扣被做成一条线条流畅的男性人鱼,鱼尾染一抹疏淡蓝色。

叶修看了一眼,“哟,这款不错,”他示意让周泽楷过来看,“像不像游戏里你那个人鱼形态?”周泽楷点点头,还没来得及再说什么,就见叶修当即拍板,已经飞速下单,物流显示瞬间变成预计下午送到。

周泽楷:“......好看。”

叶修把手里的烟盒转来转去,笑着往桌上一拍:“胡说八道,我们小周也太谦虚了,这明明还没你的人鱼形态一片鱼鳞好看。”

周泽楷没说话,被叶修直白的话语调戏得耳垂发烫,他伸手把叶修箍进怀里,下巴搁在他头顶。看不到那人带点坏的脸了,心跳才算慢慢平静下来。

叶修也不知道突然想到什么了,就在他怀里笑得一抖一抖,声音闷闷的:“说起来,小周你还记不记得,那会咱们退了当时那个战期,打西大陆去了?”

周泽楷下意识点了点头,意识到叶修的脸现在还埋在他胸口呢,压根看不见,又说:“记得。”

“我还纳闷那几个外国战队怎么就答应西大陆当反派呢,这还怎么招玩家啊,”叶修双手撑在周泽楷胸膛,努力把自己从他怀里拔了出来,和他对视,“完了老冯和我说,是I国粉丝联合E国一起上报俱乐部,觉得反派可爱又迷人,特别酷,强烈要求外国战队联合起来当反派,战队就乐颠颠跟游戏公司报了!资料设定出来他们才发现好像不太对,可是合同都签了哈哈哈。”

周泽楷看着叶修因为幸灾乐祸笑得东倒西歪,有点拿他没办法,只好也跟着笑笑。其实这次叶修并不知道他在笑些什么。

反派怎么就不能可爱迷人呢。在那些有荣耀的岁月里,轮回每一次和嘉世交手,周泽楷每一次和叶修交手,一叶之秋手持却邪往人前一站,就能令人望而生畏。每一支撞上嘉世的队伍都会自嘲幸运E,何其有幸,能够直接撞到大反派手里。

可是当时的周泽楷看着那个人战场上威风八面老谋深算,打爆别人毫不留情的酷哥样,再看看那个人赛场下叨根烟就能心满意足地一个人缩在角落,下垂眼角微微弯起的懒散样子,心里像是突然被什么动物冷不丁伸出来的蹄子狠狠踢了一脚。这么多年以来,会在人心头砰砰乱跳的小鹿终于头一回赏光周泽楷的那颗小心脏。叶修只消多看他一眼,周泽楷心里就被小鹿多踩出一个难以填平的深坑。

从想要知道这个对手平时到底是什么样子,到想要看到叶修这个人在荣耀之外展现出不同于懒散的状态。单纯的想法向复杂情愫发酵变味只需要短短的一个赛季,而对周泽楷这个人来说,向叶修不断靠近的路却艰难险阻,一眼望过去,似乎漫长没有尽头。

和叶修说一句话,开心。拿到了叶修的QQ,振奋。叶修没通过好友请求,消沉...叶修通过好友请求了!阳光普照!

周泽楷这样在叶修不知道的地方一步一步向他走过去,而这些被他以沉默封缄,叶修将永远不会知道。他不需要知道那个梦境一样的游戏里,来自轮回之海的人鱼究竟为什么会对他一见钟情,就像周泽楷其实也不需要知道为什么叶修总会对他有一些异于别人的包容与脉脉温情。

“我说小周,”叶修猛地一手捏住周泽楷下巴,把脸颊的肉都挤到唇边,凑近那张被迫有些嘟起来的嘴,“我都笑完了,你还跟这傻笑什么呢啊?”

周泽楷回神,正好瞧见叶修放大在眼前的脸。这人带点下垂味道的眼角挂了笑,正若有所思地看他。

周泽楷四下望望,似乎没有人出没了,他忍不住往前俯了俯身——

吧唧。

天啊,为什么看起来特别老实的小周总会做犯规的事情。

叶修板起脸:“周泽楷同学——嘉世训练室内禁止对队长进行骚扰行为。”

周泽楷垂下眼睛,神情有点羞赧:“我也,不行吗?”

一枪穿云VS一叶之秋,一枪穿云一击必杀。

叶修叹了口气,放弃抵抗:“......行吧。”

训练已经做完,周泽楷毫不犹豫又整个人黏了上去:“我很想你。”

门外的苏沐秋觉得自己再听下去可能会心梗,一把拽起一脸不敢置信的苏沐橙就要离开,然而对方双脚仿佛在原地扎了根,只固执地比给他看移动终端上打出来的血泪控诉:“叶修骗人!!!”

苏沐秋满头大汗拖着自家妹妹往回走,脑内十分应景地响起洗脑歌曲。

“如果这都不算爱~”

于是嘉世疯草一样蔓延的流言一朝在不知名黑化势力的推动下,终于将魔爪伸向了了传说中叶神的对象,沉默寡言周泽楷。

当年每天称霸嘉世内部员工论坛首页的八卦内容重现于世。

周泽楷离开叶修去接个水的工夫,身边来来回回四拨人,谈论了整整四件他毫无印象的关于叶修对象的实锤。有小清新者如亲耳听见叶修与对象煲柔情电话粥,有重口味者如亲眼瞧见叶修对象买给他的情趣用品,个个都对着同伴捶胸指心保证真实,信誓旦旦,言之凿凿。

......且不说为什么周泽楷一字不落都听见了,这四个实锤里,叶修的对象似乎还都不是一个人。

听起来还真不是一般的放飞自我。

周泽楷面无表情地端着水杯进叶修训练室了。

嘉世所有人一见他进了房间,马上各自走位,严阵以待!

然后只见叶修一脸无奈地拿着一个还没来得及拆的快递,带着周泽楷出门了。

所有人:???

嗨朋友,不管你是不信还是不信,不都应该进了训练室就说清楚吗?一言不合就早退是个什么毛病?我们叶队居然还真的就那么惯着他!轮回的周泽楷,果然是个狐狸精!哪里来的野丫头!

这份懵逼持续到了第二天,叶修为他们友情解答后续,并投放了原子弹两枚。

第二天叶修请了假没来战队,但是他万年长草的微博有了新动态。

他发了一张图片。

照片上两只同样修长白皙的手亲密交叠,两枚古朴大气的戒指光华内敛,看起来居然还有一些假惺惺的低调。

叶修配文:“今天起就是个有家室的人了。”

周泽楷秒转:“一起回家吧。”

世界都瞬间爆炸了。

苏沐橙抱着苏沐秋委屈控诉:“周泽楷真是太心机了!联盟四大心脏都得给他提鞋!这样我很担心叶修啊!”

苏沐秋双眼放空,抚摸妹妹大头,心想得了吧叶修说不定就等着这一出呢。照片里那对戒指他见过一次,是叶修妈妈一次过来看往叶修时神神秘秘塞给他,让他帮忙转交给叶修的。传家宝贝,讨媳妇儿专用。

竟说不上来这两人究竟是谁更可怕一点。

拜不同性向都能被包容接纳的婚姻法所赐,两人顺顺利利结了婚。

全息网游盛行的如今,手速早已不是选手职业生涯长短的重要决定因素。叶修舒舒服服做了二十年职业选手,最后和周泽楷一起宣布退役。

在网游里又浪了个爽之后,周泽楷开始拉着叶修满世界瞎跑,从文艺复兴起源之地到自由革命发端之际,从葡萄酒之乡到清酒盛行之镇,从袋鼠的栖息地到企鹅的迁徙路,天南海北,海角天涯地走。

两人也会有争执。叶修天性随遇而安,周泽楷则似乎更容易对某些东西产生固执的念头。两相碰撞之下,总会有人让步。然而最后得到共同认可的,却又往往是让步者的提议。

周泽楷偶尔生气,看见叶修明亮得一如既往的眼睛,想,算了,这个人都已经在身边了,还有什么不能满足的呢。

叶修偶尔郁闷,看见周泽楷永远都温柔含情的眼神,想,算了,既然已经得到了世界上最宝贵无上的东西,那这东西偶尔闹闹金贵脾气也该被体谅。

转身各自顺毛,扭头又是亲吻。

后来时间慢慢地走了很久很久,最后走到生命最初的尽头。

叶修用已经不再稳定的手捧住周泽楷的下巴,这个人注视他的眼神依然十分温柔。叶修努力地牵起嘴角的肌肉群,屡次失败后,自暴自弃地捂住了周泽楷的眼睛。对方十分配合地闭上双眼,呼吸渐渐轻缓起来。

叶修在周泽楷耳边用苍老的声音轻轻说出了鲜少吐露的爱语。

“小周,我爱你。”

周泽楷几乎是气声回答了他。

“叶修,我也是。”

叶修看着这个人胸膛慢慢地起,慢慢地伏,一次要比一次缓慢,最后时间几乎在他身上凝固,这个人慢慢地不再呼吸。

他眼睛里闪过一丝难言的复杂神采。

“还有......再见,小周。”

叶修在黑夜里睁开双眼,直愣愣地盯着天花板发呆。

现在是2032年,首届世界荣耀邀请赛中国队夺冠后归国的第三天。

他在归国的飞机所提供的报纸上看到了一篇关于全息技术推行的文章,当时便有在脑内构思过这门技术全面应用于游戏会是怎样的盛景。

在梦境的最后,他已经意识到自己是在做一个发源于他脑内对全息技术构想的,神奇的梦中梦。

梦里他亲过人鱼,睡了后辈,简直作风邪恶出一个全新的境界。

但那个梦境里,一切都是焕然天成的完美无缺,几可说是毫无遗憾。

他笑了笑。

像是蛀牙的孩子会在梦里疯狂地吃糖一样,一个人缺失了什么,心里渴望什么,都会在梦里体现得一清二楚。而叶修心底也清楚,其实未必真的就必须要实现那些渴望,纵使实现了,也往往多是饮鸩止渴。

最该奔赴的是未来,最该看重的是眼下。

结果还是会做这种梦,虽然梦里没心没肺愉快一生,但是醒过来,真是让他自己这个自诩成熟的人都臊得难得有点儿不好意思起来。

叶修一直觉得,一个人活在世上,他在什么时候,碰上什么人,都是命里该有的定数,像是沐橙沐秋,像是嘉世兴欣。碰上了便一路同行,奔赴的道路有了分歧不容转圜,也可以就此分道扬镳,一拍两散。

有时候走着走着,意外与分离一头撞上来避无可避,最终和一些人和事一同归为遗憾。想起来会心痛会惆怅,却不会被遗忘,因为这些事情都是一个人一生所必须经历的。人一辈子在红尘里摸爬打滚,哪儿能真照着梦里那么走呢。要真是十全十美了,岂不又是另一重意义上的不圆满。

可就像他经常会想起离开得猝不及防的好友苏沐秋一样,有时候叶修还是会想,要是能把时间往前拉一拉,叫他再早一点遇上那个人,该有多么好。

身后突然横过一只手臂,把他往一个温暖的怀抱里扒拉。

“......做梦了?”

青年轻轻揽住他的肩膀。

“是啊,不过是一个很好的梦,”叶修说。他的手顺着青年脊梁光滑紧致的皮肤一路上滑,移到脑后,轻轻揉了一把,笑了:“梦里你变成了一条人鱼,动不动就哭,还问我,你们人鱼怎么就不能谈恋爱了?”

和梦里并无二致的头发,柔顺润泽,温驯地垂在指间。

所幸这个人已经在身边。

周泽楷看着他,眼睛明亮,像冰原雪海里倒映的星辰。

小周说不定真是一条人鱼,所以才会魅力那么大,能够吸引那么多人——他想,但是他家这条老实鱼,不太会说话,也不用声音勾引人,真是一个处处惹人疼的标准乖宝宝。

叶修凑上去在人唇角啜下一个吻。

唇瓣相贴,他含含糊糊地说:“我就回答你......别人我不知道,但我允许你和我谈恋爱。”


 

完结辣!

隔了很久没写东西,再捡起来手感实在生疏。再加上时间安排屡屡冲撞,到底写得十分仓促,所以更要感谢大家不吝惜包容与鼓励。

关于设定。虽说最后那一点看上去似乎有点画蛇添足,但还是要很抱歉地说,这就是这篇文章的结构,我不太可能削改它了。因为最初动笔想表达的,就是老叶做了一环套一环的梦,梦境真实得几可乱真,但终究是假,小周虽然只是梦境的一部分,但他的心意至真纯实。

人世间最真诚的情感,现实里的理想乡。多么美【虽然我并没有写出来。

当然,我在写到梦里那个现实世界的时候也有想过“不如就停在这里吧给他一个最完美的世界”之类,但是对于叶修而言,真正的完美并不是那样的吧。叶修的完美是追逐,是胜利,是可以有缺憾,却绝不认输低头的真实。

我没有任何资格决定他的人生,因为正是他所经历的一切才造就了这个温柔而强大的,甚至能让周泽楷这样的人都心慕的叶修。

我只能给他一个梦。

所以我想过快穿,想过无限虚拟,但最后还是选择了最土的纯粹做梦。

关于内容。老叶那么条儿清的一个人,为什么会沉迷这个梦不能自拔呢。

想一想又觉得,这世上,真心实在难得。

他睡在梦境里,然后遇见了一颗真心。

小周始终奉老叶以最真挚的感情,最能看得透彻的老叶才会选择沉溺梦境。不管是误以为小周只是数据程序时,老叶想要问工作人员要服务器进入权限的行为,还是在心知肚明的梦里一直待着,直到两人相伴皓首,都是老叶出于内心最深处的意愿而选择的,对接受梦里小周心意的行为负起责任的方式。

开篇就已经把最主要的意思放上去了。

美梦如镜里花如水里月,而梦中人只眼里最真实那一个。

万象可怜颅下枕,剖心相对者为真。

梦境里万象浮生,尽皆圆满惹人欣喜,然而虚无终归虚无,唯有周泽楷愿为叶修剖心证意的那一份情感才是真实。

可惜表达能力实在太差,强行拼凑出狗屁不通的句子也没用哈哈哈。

本意只是想给基友写个一发完结的大纲小甜饼,突然飙了这么多字我自己现在都还有点懵,每天挤着时间码更新,又没有具体的大纲,总担心本就几乎不存在的剧情闹bug,担心把哪个小宝贝给写崩【已经崩得差不多了...】简直胆战心惊呃。

好在大家都很好很包容。

但又有点贪心,遗憾大家似乎不太爱留言,也就不能知道大家看了这个废话连篇的故事,有没有什么想对这两个人说的话,又或者有没有什么想对这篇文和我说的话。就这么雾里看花地写完了,还是有点儿心虚的。我是很爱看评论的人啦,每次发文都要暗搓搓地把评论区刷个好几遍,常评论的几位姑娘ID我都记熟了啊哈哈。

那么之后还有什么想写的也会放上来。

好啦,小周和老叶的这个故事就此告一段落,谢谢诸位一路陪伴,也谢谢灯灯一直以来的不嫌弃与鼓励。爱你们~


评论(22)

热度(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