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无摇

甜饼饼。

【周叶】风月宴(下)




叶修忽然察觉到自己现在的状况好像不是很妙。


这个突如其来的念头甫一令人措手不及地冒出个芽尖,便飞速长成了一株难逢敌手的爬山虎,以万夫莫开的汹汹气势揪着大把惹人烦闷的藤蔓,将它们狠狠塞进了叶大总裁脑子里,一个角落的褶子都没放过。


叶修生生被猛然爆发的危机感攥成了一团缺汁又皱巴的苦瓜。


“神啊。”叶大苦瓜绝望地抱头喃喃了一声,完了砸巴砸巴嘴,一腔意犹未尽的愁苦,干脆抱着手机窝在周泽楷家的沙发上翻了个身。


他满面忧愁地盯着手机屏幕。在他眼中,自己微博动态下的评论界面已经完全天翻地覆,往日那些打滚卖萌撒娇鼓吹的评论都不见了,叶修大大只觉得现在他微博下面的每一条评论都透着同一个不甚友好的意思——瞧热闹不嫌事大。


@叶修V:这周工作特别努力,奖励自己跟地头蛇去吃好吃的[微笑]。


附加x阁菜品图三张,其中两张有坐在他对面的周·地头蛇·泽楷身体部分入镜。


一张入镜部分是青年线条流畅优美的下颌,脖颈如玉,往下锁骨窝深深凹陷,两侧锁骨还未来得及展开,便已逐渐没入仅松开一颗扣子的衬衫领口阴影中。阴影深深,幽暗窈窕,如同神话中藏着龙族宝藏的神秘洞穴入口。


另一张的入镜部分就少得多了,只是一只格外白皙修长的手而已——换而言之,只是职业选手最容易被粉丝挑出来日常狂吹一百遍的门面而已。


这样的微博叶修回国以来已经发了不知道多少条,几乎占据了他微博数量的一大半。


粉丝评论的画风也随着微博数量的递增慢慢变化。


最初大家都非常振奋,纷纷为叶神归国喜极而泣,打滚卖萌求着叶修多发几条微博的评论不可胜数。叶修看见了,想着正好日常除去和小周外出吃饭之外并无可发的事情,于是每周微博份额都变成了基本无配文的美食图片。


叶修并没有掩饰周泽楷这个酒肉朋友的存在,周泽楷也压根用不着他掩饰。微博转发评论得比谁都积极,高调到所有叶神和枪王的粉丝都知道这俩人每周都要出门去打个几次牙祭,吃完了还要发出来,发完了还要转一转评一评,距离牛奶巧克力的爱情大概只差舔一舔泡一泡。


叶神的粉丝们渐渐忧郁了,叶神的粉丝们渐渐由忧郁转为爬墙了。


负心汉叶修远走美利坚一去五年,我们等得真的很苦好不好。好不容易守得云开见月明,还没来得及卖惨诉苦,负心汉又要给别人拐走了。他还每天都要给我们放毒,这要是换算成爱情的巨轮,怕是已经撞了一万次冰山。


所以还是磕cp吧。


周叶股看架势持续涨停,日常不亏,发糖稳赚。


事实上这还真不是叶修的锅。他一个正儿八经的宅男,哪怕换一万次工作,宅男芯子依然坚挺不倒。哪怕当了新走马上任的老叶家公司S市分部负责人,短期内的确只能乖乖待在S市认命搬砖,但只要能挤出一点空闲来,那必然是要无私奉献给荣耀女神的。感恩伟大祖国,蓬勃发展的外卖事业成为了叶神退役之后继续叱咤荣耀的坚挺物质后盾。


而正所谓世事多巧合,这次巧就巧在叶神那位二十四孝感动中国好后辈,颜好话少一代枪王周泽楷,正好也是S市人。


自打秋天那会儿,叶修和周泽楷在公司因为签协作合同碰上面,又没心没肺跟去人家里蹭了顿饭,顺带还把自己蹭醉了不得不留宿一晚之后,这两位前职业选手的来往密切程度较叶修人还在美国时又有了一个全新的质的飞跃。


闲来无事一块打荣耀那得算是最起码的日常,周泽楷在知道叶修得在S市呆上好一阵后,似乎是当真打算践行诺言,以惊人的行动力带着叶修把那些年他在人微博热评里提到的美食一样样吃过去。


叶修跟着周大佬吃了两周之后,深感有点吃不消。


他这个人生来万事随性,真正上心的事物不过两样,荣耀与公司。前者是他此生热爱的职业,后者是他不容逃避的责任,除此之外,甩手掌柜四个字就是为此人量身定制。就算个人口味有好恶,若是要满足口腹之欲的过程大于三个步骤,他会自动选择放弃。为此他在美国没少受高油脂高热量食物的折磨,也不止一次在深夜一边狂灌牛奶,一边在心里痛苦发誓回国后宁可勤快些也要多动动腿,跑跑好吃的馆子。


然而记吃不记打的叶神一回归祖国母亲的怀抱,学业压力骤减后就将血泪斑斑的誓言悉数喂了小点,从此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想打荣耀。


故而叶修每次掐指一算被后辈拎出去吃饭所花费的时间,都痛心万分,深觉自己吃的不是饭,是对荣耀女神的那寸寸衷肠,拳拳之心。


不是没有和周泽楷提过,只是每次叶修刚把话头扯出来,青年就会神色黯然地截断他的话头,并认真且周到地表示叶修如果觉得浪费时间,完全可以不用犹豫,直接拒绝自己的邀请就好。毕竟这只是后辈单方面想和敬佩已久的前辈分享美食而已,如果打乱了叶修本来的时间规划,那当然很不妥。


要是换了别人来,叶修真的会就坡下驴,直接拒绝接下来的邀约。


但是和他说这话的人是周泽楷。


周泽楷都不用多说什么,只消用带一点失望的眼神沉默看着他,叶修就觉得他那打生来便没有丝毫存在感的良心隐隐作痛——人家并无错处,还好心隔着颠倒的昼夜说要请他吃饭,且不管是不是当开玩笑,叶修本人的确答应了。回国以来周泽楷一直迁就他的时间安排带他玩儿,带他吃的馆子没有一家不合乎叶修口味,一看就知道是用心挑的。叶修觉得他要是现在反水,自己看自己都有点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


而且周泽楷虽然话不多,但每一句都说在节骨眼上,条理分明,脾气够好,和他说话舒服得很。又兼人帅多金荣耀技术上佳,这么想一想,实在是个不可多得的饭搭子。


最后叶修还真就这么莫名其妙又顺其自然地接受了这个设定,每周少说和周泽楷出门一趟。几个月下来S市当地口碑上佳的餐厅几乎被这两人屠了榜。


酒足饭饱就一起去玩荣耀。周泽楷虽然退役了,但毕竟是叶修之后荣耀职业圈第一boss,竞技风采不减当年,直接吊起了叶修的兴致。两个人一把来两把去,一时天雷勾动地火般都舍不得松开键盘,切磋时还能聊聊这几年闲散积累下来的心得,男人间的友谊值噌噌上蹿。


但一切问题的根源就出在这里。


叶秋同志十来年前奶味未脱时,是个不折不扣的文艺少年,一心奉拜伦为神明。默读不够表达他的狂热,他还要朗诵。叶修自一次不幸隔着门听了一耳朵铿锵有力的“友谊是没有翅膀的爱情”后,三个月内都牵着小点小心翼翼绕开他中邪一般的弟弟走,还特意上匿名论坛咨询如何解救落入邪教魔爪的亲人。


现在他后悔了。


当初对待叶秋同志如同秋风扫落叶一般毫不留情的叶修,绝计预料不到在遥远的十来年后,他居然会有觉得拜伦这句话简直太有道理的一天。


饱暖思那啥,古人诚不欺我。


叶修想了又想,还是觉得他瞧上联盟第一脸这事其实并不能怪他,要怪就只能怪小周长得太好了,带他去吃的馆子太好吃了,做饭的手艺太高超了,玩儿荣耀的技术太强了。


这样几乎是照着他喜欢的模板复制粘贴出来的嘛。


长腿的周模板成了天在他眼前晃来晃去,又心细又体贴,态度好得跟伺候老母亲似的,这人理不直气不壮地在心里琢磨,老大不小的人了,还那么乖,一口一个前辈叫得一点都不害臊,是个人心尖尖都得颤一颤吧。


偏偏他那群中央戏精学院毕业的粉丝还不愿意放过他,一个个高举cp粉大旗,在他微博下面评论蹦跶得比谁都欢快,周叶一生推一推生一堆这种话张口就来。


叶修又抬眼扫了扫他的微博评论区。


抓住那个叶不修:开盘开盘!赌这两个人下一次一块出门是周几:)


楷楷爱修修:求求你们快去结婚吧!就当我求求你们了大佬!!你们应该不缺那十块钱吧!!!


修修爱周周:To楼上的大兄弟:你知道人家结没结[微笑]


叶修:.......


开什么盘下什么注,赌我什么时候被后辈扫地出门吗?


还真是得谢谢你们哦,谢谢你们告诉我原来我已经和小周结婚了。


他感觉自己嘴里的苦味愈发浓重了。


现在的小姑娘都在想些什么,给小周看到还不知道要怎么想呢。


删了?


......不,那还是让他多想想吧。


真是愁人。叶修叹了口气。


周泽楷从厨房探出头来,看到失去信仰的叶修在沙发上僵成了一条咸鱼。


他走过去,不容拒绝地抽出对方手上的手机,翻过面扣在茶几上。


“注意视力,”他说,叶修一头蓬松的头发散在沙发上,随着主人翻身的动作动了动,有点像是呆毛。周泽楷觉得自己被狠狠击中了,语调再次丧心病狂地柔和了几个度,“煮好了,过来吧。”


瞧瞧,听听,这态度,这语气!


叶修认命地撑着膝盖站起来:“来了——”


大冬天的,冷风也不饶人,带着叶修一连几个月跑餐厅的周泽楷觉得他需要换个套路了。


根本原因是前阵子周爸不经意瞧见了他和叶修吃饭后互相转账的记录,登时心里一咯噔,几番天人交战之后,对儿子身体健康的关心压下了对儿子私生活的尊重。他拦住周泽楷,犹豫着问他是不是和这个叫叶修的姑娘有啥不正当金钱交易。


周爸说:“你长大了,有生理需求是正常的。但是爸爸希望你能有一个端正严谨的生活作风,实在不行,在满足个人欲望的时候注意卫生问题......”


完了给他转了一笔钱,委婉地让他记得买安全用品。


周泽楷五雷轰顶。


他意识到——他和叶修那点纯情的关系甚至还比不上混乱的钱色交易。


周泽楷之后痛定思痛,决定改换路线,走一走半直球风格。


第一步就是亲自洗手作羹汤。


可见他受到的刺激真的很大。


叶修坐到餐桌前,眼前摆了个白砂锅,盖子扣得紧紧的。周泽楷端上来两碗馄饨,白玉皮翡翠馅,浮沉在澄金的汤里,看起来叫人食指大动。


“荠菜黄鱼羹,”周泽楷指了指锅,又指了指两人眼前的碗,“荠菜馄饨。”


“真香。”叶修夸了一句,捞起来一个馄饨。薄薄一层白面皮,里面透出生机盎然的翠绿,隐约可见汁水微微颤动,像是包着一汪清澈的湖水。


馄饨下在炖了一整晚的鸡汤里,汤底又加了小虾米、榨菜碎和紫菜,浸得馄饨皮都滋味鲜美。重头戏还在咬下去之后,以肉糜、香菇碎为衬的荠菜轻轻巧巧挑起味觉大梁,这生在春风润雨里的野菜仿佛浓缩了春天的所有味道——被吹落枝头的桃梨,垂入初涨溪水的杨柳尖,细雨濛濛如酥时节,游鱼搅乱满池水叶。


一口是落花人独立,一口是微雨燕双飞。


叶修脱口而出:“......好吃!”


周泽楷有点腼腆地笑了下,眼睛弯弯的,朝叶修点了点头。


叶修又吃了几个,随口问道:“小周这馄饨搁哪儿买的?我也去买点屯家里。”


周泽楷摇摇头:“自己包的。”


叶修咀嚼的动作停滞了一瞬。他把嘴里馄饨咽下去,放下勺子,惊讶地看向周泽楷:“小周你还会包馄饨啊?这玩意儿麻烦不?”


周泽楷就掰着手指头把做法讲给叶修听。


他一向话少,说起步骤来十分简洁。不过是春天将处理好的荠菜收进冷藏室,到了这个没有一点春意的,灰暗寒冷的季节再拿出来,一步步将它变回原本柔软青翠的模样,再做成馅料,包成馄饨。


处理食材的一套程序下来听得叶修额头都有点冒汗。


——实在不算方便,对叶修这种人而言已说得上是繁琐得难以想象。


而周泽楷做这样麻烦的事情,是为了叶修。


那偶尔令他抓心挠肺的情绪又跑出来了。某个不确定因素在叶修脑仁里来回踢腿做伸展运动,搅得他情绪起伏不定,下意识想抓住点什么来稳固......


稳固什么?


对啊,你要稳固什么?自己那万事不沾的懒癌吗?


自己在退缩什么?


几个月的犹豫不决,你来我往的心力交瘁,堆在眼前这一碗用心至深的馄饨上,终于迎来了情绪最终的爆发。


什么都该有一个答案。


叶修对自己说,你不该是个懦夫。你已经退缩够久了,不能再逃避了。


那么就现在吧,摊牌吧。


叶修坐在凳子上,过了很一会,才开口说:“小周你不用每次都这么麻烦,我这个人真的很随便的,你花这么多时间在这上面,有点浪费,我也很不好意思。这样不太好。”


周泽楷本来好好地端坐在他对面,听到他这么说,散漫语气里却藏着少见的郑重,他心里陡然一慌。


那点不足为外人道的歪念为此猛地活络起来,张牙舞爪,一窜三尺高。


非常奇妙,墨菲定律不曾实现,却早有人慌不择路,此地无银三百两地溃不成军。


他是不是知道了?


这是周泽楷脑子里听了叶修的话后冒出的第一个念头。


他是不是知道了我那些并不光明正大的心思?


周泽楷得不到答案,只能在脑内质问自己。


而身体里那颗心脏砰砰冲撞着,恨不得撞破起伏的胸膛一跃而出。


他现在是不是想要揭开这个秘密,拒绝,呵斥,甚至厌恶我?


......他是不是马上要离开我了。


我该怎么办?


——我该怎么办?


周泽楷忽然手足无措地站起来,徒手就要去揭那个被热气蒸得滚烫的砂锅盖子。


“小周!”


叶修低声喝道,动作比他更快,在空中准确地架住了他的手腕。


周泽楷满心茫然地抬眼,和皱起眉头的叶修对视。


叶修夹着眉毛想了想,慢慢将原本那个严肃的表情换下来。他心里憋着一堆乱七八糟的话头,却没一个看起来能在这种时候派上用场。


更重要的是,他以为他已经算是处于难得的窘迫里,而周泽楷看起来却比他情况更糟。


匆匆对视的那一眼里,青年沉默的眼里根本什么都藏不住,惶恐,迷惑,无助,不知名的渴望,全都混杂在瞳孔深处,又以垂下的眼睫封缄。


不对,叶修敏锐地想到,他在害怕——在想什么?


荣耀最顶尖的战术师,在最不合时宜的时刻,敏锐地捕捉到了什么巨大宝藏的冰山一角。


一个荒谬至极的念头幽灵一样潜上他的大脑。


如果他也......


后来叶修想,要是放在平时,他一定不会如此莽撞,不作丝毫论证,拎着未知的一头就拔足狂奔。可当时情况紧迫,已经不容许他有多余的犹豫。


赌一把吧。叶修对自己说。


他攥紧了周泽楷的手腕。


“小周,”叶修放柔了声音,轻声说,“你知不知道,老祖宗有一句话,叫保暖思......那啥?”


他的大拇指像是不经意般擦过周泽楷手上的动脉,感受到后者在他手中猛地震颤了一下。


和着心跳的频率。


叶修漫不经心地笑了。


“保暖思那啥啊......我年纪大了,躲不开年轻人的套路。你要是没那个意思,”叶修另一只手抬起,游刃有余地拍了拍周泽楷漂亮失神的脸蛋,逼着后者与他对视,“就别总是来关心孤寡老人独居生活了。假东西多没意思啊。”


话说到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叶修两边嘴角向上一挑,松开了被他三言两语震惊成一尊雕像的后辈,用肩膀玩笑似的撞了撞周泽楷的:“懂了?”


周泽楷踉跄了一下。从天而降的惊喜太大,直接将他砸得僵在原地。


心底像是有洪水倾泻奔涌而出,把这个人从头到脚笔直立浇成了根不解风情的水泥桩子。


水泥桩子愣愣地点了点头。


叶修左右观察了一下,对方似乎是被他吓得三魂六魄飞了一半,连回个话都磕巴不出来了,不由又有点不满:“你对前辈就这个态度?周泽楷同学,你这样是要失去我......”


一句话还有一个字含在舌尖未发,巨大的冲力迎面而来,硬生生叫叶修把那个字咽下了喉咙。


眼眶莫名泛红的青年死死用双臂箍住了他,以拥抱整个世界的力气拥抱他,在他耳边连声地叫他:“前辈,前辈......叶修,叶修。”


叶修脸被扣在他肩膀上,嘴角不易察觉地翘了起来。


下一秒他又被捉着肩膀,向后移开几十厘米,和青年对视。


周泽楷红着脸看了他很久,久得叶修那张厚脸皮都快要撑不下去了——俊美的后辈才郑重其事地对叶修说:“叶修,我喜欢你。”


声音微微沙哑,像是崩得太紧的弦突然离开了弓,有轻微的撕裂音。


性感得可怕。


叶修楞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耳朵根已经呼啦一下烧着了。


然后周泽楷小心翼翼地拱到他脸边,以叫人猝不及防的速度啃了叶修一口。


叶修:......


周泽楷讨好地冲他一笑:“喜欢。”


叶修长叹一声。


他揉了一把脸,问周泽楷:“我有没有和你提起过小点?我发现你和它越来越像了......”


最后两个人又乖乖坐到餐桌前,叶修折腾了好一阵子,刚才吃的两个馄饨提供的能量早就耗没了。他舀着馄饨,还不忘教训周泽楷:“什么东西买不到?你有这个时间不如多去做一套练习,小周你的手速最近有下降的趋势。”


周泽楷挨了骂,倒是没觉得沮丧。他据理力争,一脸认真对叶修说:“对喜欢的东西,要用心。花一些时间,并不浪费。”


叶修:“......”


他埋头一阵苦吃,突然抬起头来,没头没脑地问:“小周你在鱼汤里放糖干什么?”


周泽楷赶紧盛了一碗,尝一口刚想说没有放糖,余光扫到叶修似笑非笑的神情,忽然意识到什么。


浅淡的红色从他耳根渗出,慢慢爬满了半张脸。


“那你......多喝点。”


周泽楷一只手捂住半张脸,蚊子哼哼一样小声地说。




春天是吃腌笃鲜的上好时候。


豆蔻少女纤纤玉指一样的春笋,形如象牙,白如雪,嫩如花藕,甜如蔗霜。与上好小排、五花和火腿一同炖煮,大火沸汤,气泡咕噜噜地自锅底向汤面升腾而起。


周泽楷和叶修并排坐在餐桌前,一人一台手提,心无旁骛地玩荣耀。


叶修操纵着兴欣的战法账号,完美融入小菜鸡队伍中。然而他前脚带着人蹲到了地图BOSS,后脚霸气雄图就带着人过来了。叶修点了点人头,人数差距并不多,他并不打算在这种无所谓的情况下掉马。


看着队里问接下来怎么办,叶修邪魅一笑,说我们打我们的,不长眼的自有我小弟来收拾!


接着他摘下耳机,没再理会频道里一帮高呼大佬厉害大佬无敌的马屁精,扭头冲周泽楷喊了声:“男朋友!”


周泽楷没摘下耳机,八风不动地稳坐原地,点了点头:“知道了。”


叶修眼带戏谑地扫他一眼,倒霉孩子不知道自己耳朵根子连带着整个侧脸都红了个透,这会儿装酷还装得全神贯注。


他勉强憋住嘴角朝上的冲动,戴上耳机接着指挥。


一分钟后,神枪手带着他的一队小弟赶到现场,麻利剿了缠着叶修队伍的霸气雄图小队。


......


直到夹着春笋清鲜的肉香悠悠飘到餐厅来,周泽楷才猛然回神,迅速了结了手头的麻烦,退出荣耀匆匆往厨房赶。


叶修抽空朝他腰肢精瘦的背影飞了个眼,忍不住得意了一把自己的眼光。


媳妇儿身材真好,厨艺也好,他摸摸下巴,心想,改天带回家去能羞死他家那位炸厨房十级选手。


周泽楷在炖得乳白的汤里下了几棵清爽脆嫩的小白菜,又自冰箱里端出先前剥好的河虾仁,虾仁小而弯弯,往锅里一下一炒就能香掉眉毛。


盛了汤和虾,另一边锅子里烫的银丝虎尾也已经到了火候,小黄鳝带着春日独有的鲜美,浸在鸡汤里香味浓郁得近乎锋锐。周泽楷拌了个土豆色拉,一盘盘将菜往桌上端。


叶修已经将电脑收好了。春日晴好,温柔多情的阳光懒散地照进餐厅,一块块散落在地板上,像半凝固的画糖稀儿。


周泽楷倒了两杯果汁,往叶修面前放了一杯。


他刚坐下,叶修就迫不及待地举杯:“来来来男朋友,交往三个月,好好庆祝一下。”


周泽楷非常捧场地扬起酒杯,和他开玩笑似的碰了个杯。玻璃制品在阳光中相触,一团溢彩流光里发出“叮”的脆响。


......只听见叶修慷慨激昂地祝酒:“这一杯敬我家,感谢叶氏集团!”


周泽楷的手停在了半空:“???”


叶修朝他哈哈一笑,不太好意思地清了清嗓子,说完了后半句:“让我有时间谈恋爱。”


周泽楷被他撩得毫无还手之力,红着脸喝完了杯里的果汁。


枪王大大的手艺实在是好,那锅腌笃鲜几乎被叶修一个人喝去一大半。春笋清鲜,火腿醇香,偎着肥瘦适宜的肉排炖得酥软半烂,一筷子挑起来都能觉出柔软旖旎的温情。


叶修吃得有点撑,心里又敞亮,忍不住就想说点有的没的。


他手里转着杯子,对周泽楷说:“小周,我在想一个严肃的问题。”


周泽楷本来端着碗乖乖吃饭,听他开口,又给他喂了一筷子小白菜,才放下碗坐直:“什么?”


叶修咔擦咔擦啃完小白菜,闲闲撑着脸问他:“你说我现在这样,算不算倒插门啊?”


“......”周泽楷险些捏断手里的筷子。


他沉默看了一眼叶修,眼底高深莫测,“放心,不算。”


叶修嗳了一声:“怎么说?”


周泽楷语气带了点忽悠味儿:“以后就知道了。”


“行吧......”叶修狐疑地往男朋友脸上看了好几眼,实在看不出个数来,只好悻悻放弃,换了个话头,“小周,你手艺这么好,轮回上下都不知道吗?”


周泽楷摇摇头,眼睛笑笑看着叶修:“只有你知道。”


鬼使神差的,叶修就着这个问题问了下去:“为什么啊?”


周泽楷却没再回答。


他单手撑着桌子,隔着餐桌长长地吻住了对面的人。


窗外阳光正好,一年之中最好的时节里万物昭苏,春光灿烂。


——因为关于周泽楷这个人所有不为人知的好,他只想和你一起分享。


好风好月,好宴之约。



个半月后叶修生日,他将会为自己“没有就倒插门这个话题打破砂锅问到底”这个失误付出惨重的代价:)

写完啦!但是还有好多想吃的没来得及展开写!就很气!因为怎么看老叶都不是那种会浮夸地跑去吃米其林的人呜呜呜我的雍福会UV甬府哭哭唧唧!


评论(41)

热度(189)

  1. 羞羞不修钟无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