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无摇

甜饼饼。

【喻黄叶】处处吻


1、喻黄叶三劈预警,不喜勿入。

2、除去一辆黑车外更有废话一堆,大抵讲三个人恋爱状态的内容更多一点。

3、配合千fa《处处吻》观看更佳【大概。

以上,如不介意敬请食用。祝灯新年快乐,也祝大家新春喜乐,每天开心。


“不如今晚,我们三个一起试试吧。”


在一个平平无奇的早晨,喻文州以“不如我们重录一次音吧”这样寻常的语气,轻描淡写地向饭桌上的食友们提出了这个内容劲爆的邀请。


在座剩下的两人先是面面相觑,紧接着黄少天马上反应过来,捧哏十分及时。


他猛然起身,满脸震惊地用力一拍桌,气沉丹田,以标准的胸腔式共振发声方式大吼一声——


“什么!”


表情之浮夸,动作幅度之大,令人叹为观止——光是衣角带起的风都差点掀飞他那副宝贝得不得了的青蛙碗筷。


好在他反射神经发达得惊人,双手向下一抄,险险捞住了即将触地的陶瓷小碗。


黄少天谨慎地将碗筷放回桌子靠里的位置,这才继续化身豌豆射手,一手拍着桌子,朝喻文州叭叭质问道:“队长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怎么能这么说呢,这样叶修岂不是会因为顾及到我们两个人的感受而不得不答应了?你真是太过分了,这简直就是道德绑架!”


桌上的第三个人叶修在一旁捧着滚烫的龙虾炖饭,朝里面吹了口气,凉飕飕道:“想太多了,我并不会。而且少天大大,你的演技是真的很差。”


喻文州叹了口气:“是啊,我一直觉得,能和少天在台上有默契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毕竟音乐时间外,他的思维就像他碗上那只青蛙一样难以捕捉。”


黄少天一愣,不敢置信地转头瞪视他:“不是,队长???”


叶修见缝插针挑拨离间:“看见没少天,你家队长这是想靠出卖你来换取我对你俩私下密谋计划的不闻不问。”


“队长!”黄少天顿时蹦跶起来,高声喊道,“你这样就不厚道了!咱们昨晚商量的时候你不是这么说的!”


喻文州置若罔闻,镇静地端起杯子喝茶。


叶修在一旁好奇道:“哦?那你们是怎么说的?”


黄少天顿时警惕起来:“不行,虽然队长是个坏蛋,但我既然答应过他了,我是不会轻易泄露的。除非你愿意穿上次我给你买的小裙......”


“是吗?”叶修直接打断了他那还带颜色的美好臆想,懒洋洋抱起双臂,“咱们少天责任感可真强,让英明神武的本人都有点自惭形秽了。”


“不如这样吧。”


他悠悠环视四周,好整以暇道:“我也觉得我家实在有点寒酸,冒犯了黄少您高昂的身价。不过,您也别见怪,待会吃完早饭,我就打包送您回G市。”


黄少天在他身后目瞪口呆地伸出一只手。喻文州若有所思,放下了手中杯子,向叶修投去暗含期待的目光。


“不是、等一下......”


叶修已经转身去了卧房,拉杆箱拖地的声音骨碌碌回荡在陡然安静的室内。


“我说我说,老叶你坐下,你坐下,别激动,”黄少天立马改口,扑上去拉住叶修,转身一脚将行李箱踹回阴暗角落里,摇着尾巴麻溜地交代完全部机密,“队长昨晚跟我说,新年应该来点新的刺激,不如吃早饭的时候他唱红脸我唱白脸,让我配合他唤起你对我们的负疚感,从而实现三人行的人生终极目的!”


叶修拉开黄少天作怪的手,幽幽说:“这样哦。”


他又坐了下来,准备吃他那碗炖饭:“不过不好意思,我们男人没有良心。”


喻文州放下杯子,摇头失笑:“果然不该找少天当队友,阵营变得也太快了点,昨晚还跟我说保证满分完成任务。”


“某些情况下可以由事态的紧急程度进行调整,我们现场不都是遵照这条规矩来的嘛,”黄少天振振有词,“叶修当然排在计划前面啊。”


喻文州无奈:“少天你......”


“这下你知道了吧文州,三妻四妾,吃锅看碗,这就是男人。男人都是骗子,”叶修从善如流地说,他放下手里的碗,起身伸了个懒腰,顺势一挥拳头,振振有词,“打倒臭男人!”


“你都跟你那群蔫坏的粉丝学了些什么啊!”


挥舞的小拳拳以一个奇异角度精准大力地击中了黄少天的心脏,他抱着他的呱呱小碗蹲在桌边,被萌得浑身乱颤。


喻文州胳膊肘架在桌上,双手交叠撑住下巴,直视叶修:“不过我的提议,叶神,你真的可以考虑一下。”


叶修微微低下头,和他对视了一眼,像是要确认他是否是认真的。


对视持续了足足三秒。


然后他收回视线,轻快随意地点头,说:“好。”


“......”


喻文州吃惊地挑起了眉毛:“你说什么?”


“你那是什么表情?又不是要割我的肉,”叶修饶有兴致地说:“既然是好玩的事,我没做过,你们俩也都想试试,那就试试呗。”


“哐当!”


黄少天无比珍视的那只青蛙小碗,到底还是和他的下巴一起狠狠砸到了地上。

 

https://m.weibo.cn/status/4207779985550853?wm=3333_2001&sourcetype=weixin&featurecode=newtitle&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鸣金收兵之后,叶修喊饿,黄少天从兜里掏出手机来要点外卖。


结果叶修一张嘴,报出的全是垃圾食品菜单。


来自大煲汤省的蓝雨二人对此嗤之以鼻。喻文州拿起黄少天的手机一摁,退出了外卖界面,从厨房里摸出一件围裙,无奈道:“还是我来吧。”


叶修警惕道:“文州你不要不懂装懂,我很穷的,你要是把我家房子炸了,那我就没地方睡了。”


黄少天虽然对队长特意加的美食技能点心知肚明,但依然十分心疼叶修,真情实感地担忧道:“就是就是,队长你可千万要注意,要是叶修家没了他就只能跟我们回蓝雨了,人生地不熟的,他就只能随我们为所欲为了。”


叶修说:“待会黄少天不许吃饭。”


黄少天嘎巴闭上了嘴。


喻文州懒得掺和,打开冰箱扫了一眼,笑着说:“等我二十分钟。”

 

事实上,他和黄少天在恋爱上的竞争关系自他们和叶修第一次线下见面就存在了。那是在一次嘉世乐队演出结束后,喻文州带着玫瑰花束,黄少天带着呱呱娃娃花束,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带着一脸鬼祟神情,悄咪咪摸到了后台准备室。


“好巧,”在追爱时刻撞上同伴总是显得有些尴尬的,黄少天只好冲喻文州打哈哈,“队长你喜欢的乐手也在嘉世啊,你都不说一声哈哈哈。”


“的确,好巧,”喻文州看起来倒是丝毫不觉得有哪儿意外,一如既往的和颜悦色。他微微一顿,接着回答,“但是少天你也没有和我说啊。”


黄少天心里没来由地一紧。


两人视线在空中交汇,又轻飘飘落在各自怀里抱着的扎束上。


黄少天万分好奇:咦,送花,还是玫瑰。


喻文州有些怜悯:唉,娃娃,还是青蛙。


黄少天想了想,还是很给面子地夸道:“队长的玫瑰看起来好新鲜,一看就是用心挑的,你喜欢的乐手收到一定会很开心的!”


喻文州颔首,说:“谢谢,少天你的娃娃看起来也很有趣,嗯......别出心裁。”


黄少天想了一下,心下依然觉得不安,紧张兮兮地问道:“那队长,你你你喜欢嘉世的哪个乐手?”


喻文州愣了愣,正欲开口,又被黄少天拦口截断:“那你知不知道,他们其实还有一个特别厉害的键盘,那手指敲起来能带一串残影,残影啊!真的很强!”


他闻言一怔,有些意外地看向黄少天:“没有,我只知道他们有个隐藏的贝斯,是个作曲天才。”


“喔!”黄少天没得到肯定的答复,神情却骤然转为了毫无阴霾的明媚,“那我们大概喜欢的不是一个乐手啦。”


他神情夸张地拍着胸膛,笑道:“也是,我和队长在这方面喜好的确不太一样哈哈哈!刚才还紧张了一下要是我们喜欢同一个乐手岂不是糟糕了!”


他也没意识到,喜欢同一个乐手在一般人的眼里,是多么常见的事情,无数人因此结下缘分,也不知他口中的糟糕从何而来。


——因为他心里有鬼。喻文州微笑不应,心想,待会送完花,要好好看一看,被少天喜欢上的人会是什么样子,难道是话痨的究极克星吗?


过了一会,他忽然偏过头提醒道:“少天,他们出来了。”


身前大门应声而开,带出大捧大捧的热烈灯光,嘉世乐手们鱼贯而出的,先前十足安静的区域顿时填满了鼎沸人声与偶尔响起的零星弦音。


喻文州和黄少天对旁人置若罔闻,只同时迈步走向了最后一个出来的人。那个人神情散漫,穿着毫不起眼的白T,与台上光芒万丈的那个乐手判若两人。


但是他们都知道,这就是那个最特殊的人。


两个人目不斜视地走到了叶修面前。


黄少天上前一步。


喻文州也上前一步。


黄少天:“???”


喻文州:“???”


黄少天终于扭过头来,盯着他的队长,目光如炬:“隐藏贝斯?作曲天才?”


喻文州脸上的笑容完全消失,对峙姿态一步不让:“残影键盘?真的很强?”


两人眼神轰然交接,视线相触之下一片电闪雷鸣。


这时候穿着白T的叶修懒洋洋地上前一步,十分自然地接口:“好像都是我啊,哈哈。谢谢,谢谢,不过在我面前就不要夸我了,我会膨胀的。”


黄少天突然撤回视线,一个箭步冲上前去,将一大簇青蛙玩偶塞进叶修怀里。


与此同时,叶修视野所及,已经被喻文州用他那一束玫瑰填了个满满当当。


“谢谢,谢谢,”叶修抻了抻脖子,艰难地将视线拯救出来,然后一手一把,反手把两束包饰极尽浮夸的礼物送回原主胸前,委婉而不失强硬地拒绝了,“不过我不收礼物,心意到了就好。”


两个人灰溜溜地拎着自己的花束回去了。


事后二人一致对外声称这是一次完美无缺的小型粉丝见面会这种事自然不必多提。至于三人间的关系究竟是如何演变为今天这个状态的——那实在是一个漫长漫长,又叫人满心苦涩疲惫,快乐满足的故事了。

 

几个人吃完宵夜,一时也睡不着。叶修带头,三个人人手一台电脑,打开他们一同下载的某款大火网游,开始打发漫长的消食时间。


黄少天盛情邀请叶修进行单人PK,惨遭暴打,喻文州身为队长,挺身而出。


于是两人激情火并。


“天啊你居然能和队长看得一样清楚!”黄少天惊叹出声,啧啧称奇,“叶修你这动态视力可太好了吧!”


叶修自鼻腔里发出一声哼笑,一根软中华被他翻来覆去叼在嘴里,却不点火。他望梅止渴一样嗅舔着那一缕似有若无的烟味,吐字却十分清晰:“少天你见识不够啊,这就震惊了?看吧,吓人的还在后头呢。”


他手腕放松地悬在键盘上,手指连续敲击,一片残影里,密集的咔哒声几乎连成了同一道声响。


屏幕里的角色陡然爆发,以令人瞠目结舌的高速上下闪动,爆发出一系列常人所不能想象的高难度操作,一时间满目光影跳跃闪烁,几乎封住了喻文州游戏角色所有的退路。


“这手速......”黄少天有些咋舌,眼睛盯住屏幕,不禁有些发直,“真不亏是我看上的男人,这手速应该都和我不相上下了。我说叶修,你去当职业选手也没问题吧!”


叶修置若罔闻,全神贯注地盯紧屏幕,神色不动,只有愈发紧跟的咔哒键盘声泄露了这场胶着着攀上火热高潮的赛事一隅。


最后几个按键按下,胜负决出。


喻文州无奈地打出“GG”:“每次玩游戏都觉得你就是个有手速的疯子。”


叶修哈哈一笑,终于腾出手来取下嘴里那根烟,凑在鼻尖嗅着,纯粹过干瘾,顺带回答了黄少天的话,:“职业选手哪儿那么好当,我也看过几场比赛,手速只是入门的门槛级要求,他们在比赛外的付出绝不会比我们为了音乐付出的少。”


“哎?”黄少天设想了一下,觉得很有意思,“那你说,要是你小时候没走音乐的路,而是选择打职业比赛,会不会现在已经是特别厉害的职业选手了?”


叶修笑了笑:“大概吧。毕竟如果是和音乐一样的梦想的话,无论发生了什么,我应该都会努力坚持。而且........”


他垂头看了眼手头始终没有点燃的香烟,叹了口气,道:“而且打职业赛的话,我抽烟说话的绝技就有用武之地了,”他想象了一下那样的情景,不由自主地有些憧憬,慨叹道,“不用顾忌嗓子,随时都能抽个爽,人生多么快乐。”


黄少天脸都绿了:“烟烟烟,你除了烟你还记得什么!我呢!!队长呢!!!”


叶修哈哈一笑:“说不定我们还是会因为同样的目标搞到一起去啊。”


黄少天听他这么说,心里早就美得冒泡泡,但话痨在嘴上永不屈服,还在那儿哼哼唧唧:“就说你缺心眼儿吧,我们队长那手速......”


叶修看了眼微笑不语的喻文州,友情提醒道:“恕我直言,就算真是去打职业比赛,光凭智商,文州照样能当你队长。”


他是真的挺馋那支烟,又恋恋不舍地把它塞进了嘴里。


喻文州对叶修没事找事的行为不置可否,一双眼睛一直盯着叶修,看见他抵抗诱惑抵抗得抓心挠肺的样子,眸光逐渐转深。


这人刚洗过澡,一身苍白皮肤,在灯光下呈现出玉石般温润的光泽。然而自脖颈向下,从宽大衣领漏出的小半边肩膀与胸膛,到家居中裤外一双修长小腿上,却尽数散落着殷红的小小痕迹,与雪白皮肉相映生辉,仿佛陷在奶油中的艳红玫瑰,颜色分明,纯真而热烈。


他只这样漫不经心地坐着,神态慵懒,便水汽濛濛地透出了十足惑人的情欲。


喻文州一手抚上叶修裸露出的光洁脖颈,大拇指在突出的喉结上细细摩挲,轻声说:“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叶修眼皮抬也不抬:“驳回。”


身后突然一重,背上趴上来一只黄少天。他凑到叶修耳边,压低嗓子威胁道:“驳回无效,我和队长商议决定,撤回你的一票否决权。”


叶修长叹一声,推开喻文州,踹翻黄少天,整个人都瘫在了床上:“给鸡儿放个假吧大爷们——”


喻文州瞅见他眉心那点倦意,习惯性地给他揉了揉腰:“真累了?”


黄少天立马颠颠跟上,十分狗腿地给人从小腿按摩到大腿根。


叶修含含糊糊道:“骗你干什么,文州手往左边走,对对就那儿,用点力。哎,两个小妖精,哥都要给你们榨干了......我去黄少天你摸哪儿呢?!停手!”


黄少天讪讪收回意图悄咪咪揩油的手,若无其事地朝叶修笑笑。


叶修给他整得啼笑皆非,看他脸上还挂着一点藏不住的失落,便朝他招招手。


想了想,又示意喻文州停下,也凑到身边来。


两人都有些不解,但也都乖乖探头过来。黄少天发动牛皮糖黏人攻势,牢牢抱住叶修的腰死不撒手。喻文州伸手圈着叶修的肩膀,把脑袋搁在了人脖颈边。


得,都是祖宗,都得伺候好了。


叶修叹了口气,双手一探一捞,把两个人脑袋都搂进怀里。两人也没挣扎,自下往上地打量叶修脸上的神情,凑巧和叶修若有所思的视线撞个正着。


叶修鬼使神差想起一个苏沐橙她们嘴里老念叨的词,叫“男友视角”,他自己体悟了一下,感觉应该指的是自身身高较高的男性看向相对身高较低的女友,会产生对方格外娇小玲珑的视觉效果。这么看起来......


不管是老奸巨猾喻文州还是话痨成精黄少天,以这个视角看下去,的确都显得脸型更稚气,眼睛更大,水汪汪的看过来,年轻可爱了不少。


叶修突然觉得好笑。


他唇角勾着,低下头去,在两人脸颊上分别落下一个吻。


响亮的两声啵啵后,叶修把呆住的人一块往怀里一揽,心头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硬汉豪情疯狂涌动。


于是他仿佛一个宿柳眠花十足风流的浪荡子,满心怜惜地摸了摸蓝雨队刚接完客的俩大小伙子的脸颊,和颜悦色道:“睡吧,我抱着你们。”


黄少天:“......?”


喻文州:“......!”


......虽然有个主动的晚安吻很惊喜。


——但是,到底是为什么,总觉得有哪个地方完全不对呢?

 



 (因为他觉得你们被他嫖了啊蓝雨的可爱小伙子们【眼神死】

他们之间的关系要是由叶修这人来说,估计第二天就能上头条。

“震惊!蓝雨主唱键盘纷纷下海挂牌,究竟是人性的缺失还是道德的沦丧?”


一点碎碎念:写这篇的动因是记得之前灯和我说,想吃yhy。

我:这么吃鸡的吗。

握住方向盘的手微微颤抖.jpg。)

 





评论(20)

热度(301)